这可真是个小机灵鬼,柳应宁都怔了下,瞳孔微微放大,回过神来又哭笑不得,不过不打算太惯着这家伙。

    柳应宁肯定不会让他事事如愿,打字,【yn婴宁】:因为觉得你昵称挺好听的,就没改啊。「偷笑.jpg」

    赵行越几乎是同时发来一句,【在酒吧只点牛奶】:你要是给我改成了名字,我就也能把你的备注改成名字,不用叫老师了哈哈。

    原来是打的这个注意,本来嘛,叫柳应宁的名字也无所谓,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柳应宁还真不能随随便便就顺着他了。

    柳应宁还没跟他说什么,赵行越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在酒吧只点牛奶】:你喜欢那就不改,哈哈哈,还用这个昵称。「ok.jpg」

    柳应宁微挑眉,舒适的轻点了下头,被尊重意见,不为难她一丁点儿的体验还不错。

    -

    到了看展的日子。

    周末放假柳应宁要睡懒觉,于是约的是下午四点。

    三点四十五分的时候,赵行越的车提前停在了柳应宁家楼下。

    柳应宁已经基本收拾妥当,正在进行最后的项目,站在镜子前俯身涂口红。

    落地镜前,柳应宁踩着双十厘米jimmy choo,细细的钻石链条环绕在她脚腕上,身上穿了条扎染茶色解构连衣裙,一件黑色西装软软的披在肩上,一把金色长发垂着,用根丝巾在脑后扎起来。

    镜子里,柳应宁一双长眉浓密,眼睛也被修饰过,显得黑白分明,有种浓墨重彩的美,嘴唇是饱满的朱砂红,一张能直接被无修搬上杂志封面的脸。

    最后,她从首饰盒里拿出一只十克拉白钻戒指戴在了食指上。

    从穿书到现在,柳应宁一直多少是在猥/琐发育,后来去京河大学工作之后更是,每天素颜去上班,能多素就多素。

    柳应宁轻轻朝着左右转动下脖颈照镜子,还算满意自己今天的看展装扮,到今天她才是真正意义上毫无保留的打扮了自己一下。

    毕竟长得太美也有些不方便,稍微一化妆就容易显得美艳太过,就像顶着个灯泡似的,太招人瞩目。

    不过对上赵行越这样的人物,当然是要火力全开,终于不用怕太高调会压制住他了。

    而且优质对象嘛,稍微勾引一下以示对他的尊敬。

    赵行越发微信说在楼下等她,柳应宁走到开放式阳台处,低头去看,他正靠在车头,见她出来就抬头朝她摆手。

    柳应宁弯唇一笑,转身回去,只露出带着钻石的一只修长的手在阳台外,轻轻朝他挥动两下。

    柳应宁下楼,韩文瑜刚从厨房里抱了盆草莓走出来,见到柳应宁的第一眼,足足愣了一秒。

    韩文瑜即便知道柳应宁美,但也从没见过她这样富有视觉冲击力的样子,那一瞬间,她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和柳应宁之间天堑一般的差距。

    韩文瑜以为自己也是美的,只要每天好好打扮,和柳应宁站在一起不会差多少,她要强的觉得自己只要努力,也可以过上跟她差不多的人生。

    可现在,韩文瑜即便不愿意承认,事实也摆在眼前,她觉得两人勉强能相差无几的时候,都是自己的全妆对上柳应宁的素颜。

    而现在,柳应宁美的几乎让她不敢相信。

    韩文瑜强笑道:“应宁周末要出去玩?”

    柳应宁熟悉韩文瑜的眼神,将嫉妒死死藏在眼底,假装无事发生,她若无其事的轻笑,“是啊,待会儿见。”

    出门,坐电梯下楼。

    出了电梯门,楼外站着的赵行越当即调皮的吹了声口哨,“喔~太美了吧。”

    柳应宁踩着尖细的高跟鞋一步步朝他走去,不置可否的轻一挑眉,“谢谢。”

    赵行越开了辆乳白色布加迪,他穿着件宽松的黑色涂鸦卫衣,一条银色链子垂在领口,日式的黑色宽腿裤,环胸靠在车前的样子,一时不知他们两人谁更亮眼。

    柳应宁走到车前,即便是穿了高跟鞋依然矮了他半头,可画面却奇异的和谐,他们俩俨然一对梦幻情侣,即便在这样的高端住宅依旧引的人频频回头。

    赵行越先给柳应宁开了车门,大概是太手长脚长的缘故,玩篮球的人爪子也很大,开车门的动作手脚规矩的都有些刻意了。

    从柳应宁后肩抽回手来时一个拳头缩在袖口里,显得甚至有点憨态可掬。

    车内副驾驶的位子上给柳应宁准备了一束向日葵,几只花茎用一根白丝带缠在一起,像是下班途中随手买的,和法棍一起抱回家的花束。

    柳应宁坐进车里抱起向日葵,这样纯粹的浪漫主义已经很少再有人带给过她了,柳应宁真心实意道谢:“还准备了花啊,太有心了,感谢。”

    赵行越发动车子上路,不甚在意道:“在我家园子随便折的,花不好,就图个新鲜,老师不嫌弃就行。”

    “真的非常新鲜,拿回家应该能活很久。”

    赵行越偏头从后视镜里扫了柳应宁一眼,对上柳应宁的眼睛,他深深看她一眼,大方一笑,“平时感觉老师已经很美了,今天再看……哈哈哈,觉得老师平时简直是在扮丑。”

    柳应宁笑着瞟他一眼,“那你是说我素颜丑?”

    “哈哈,我是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为了衬托你今天太美了,”他抬手做出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不说了不说了。”

    快到博物馆的路上,赵行越问:“博物馆对面有个停车广场,那里有烘培店,咱们把车停在那儿,然后去买点心好吗,不过就是到博物馆需要走上五分钟。”

    看样子赵行越事先安排好了路线,柳应宁不发表意见,“我没问题,都可以。”

    赵行越:“主要看你,鞋子方便走路吗?”

    这可是涉及到柳应宁多年的高跟鞋尊严,她马上道:“当然,五分钟小意思。”

    烘焙店被老板开在了一整个玻璃房里,下午的阳光倾泄,漂亮得过分,柳应宁选了一小块芝士草莓雪山,赵行越的是块芒果班戟。

    俩人从烘焙店出来,沿着广场边朝博物馆走,因为博物馆里不允许吃东西,柳应宁出了门就一边走,一边打开盒子开始用叉子挖芝士草莓雪山吃。

    女孩黑色系的装扮很酷,左臂怀里夹着束黄澄澄的向日葵,肉手在挖蛋糕放进嘴里,然后闭了闭眼睛,压低了声音叫,“嗯……太好吃啦!长肉的东西除了会长肉其他完全没毛病。”

    赵行越没说话,在强烈到几乎有些刺眼的阳光之下,用一种欣赏作品般的眼光看着柳应宁。

    然后他欣然一笑,从口袋里抽出手机,快速打开相机调整焦距和平衡度,拍下了张照片。

    柳应宁上辈子职业的关系,太熟悉镜头了,但看赵行越尽管拿的是手机依然姿势专业,调相机也非常快,就知道这小少爷八成也是玩着各种单反长大的。

    于是她躲都没躲一下,配合得露出个漂亮的笑。

    赵行越看着照片“芜湖~”了一声,马上拿给柳应宁看,“哇太美啦老师,完全不用再调了。要发朋友圈吗?我发给你。”

    说完没等柳应宁回答,赵行越已经反应迅速的把照片发到了柳应宁手机上。

    出去玩照片都主动给拍,连女生的朋友圈都照顾到了,这家伙虽然年纪小,但天生是有掌控欲的,事事都要安排的面面俱到,很会照顾人。

    就算柳应宁是个挑剔的顺毛驴也已经被摸得身心舒畅,于是也毫不吝啬,反手就把这张照片发了朋友圈,也是种对赵行越的肯定。

    当然,既然柳应宁不打算让两人的关系往正当的方向发展,就需要让赵行越也种“他是特殊的那个”的感觉,海王绿茶们的基本操作了。

    于是柳应宁只配了简短一句话,【小朋友蛮会拍照的~】

    -

    小朋友蛮会拍照的~。

    于此同时,黎净站在窗边,打开一个跟朋友借来的微信号,看到了这条朋友圈。

    那漂亮的女人怀里抱着向日葵,用带着十克拉钻石的手捏着只小小的蛋糕叉,嘴角还有一丁点儿奶油,暖黄的阳光蔚蓝的天空之下,她一脸温柔的笑。

    黎净拿着手机的手不住得开始抖。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机忽然跳转到来电页面,黎净吸口气压压心头的火,若无其事般接起了电话,“喂?”

    “黎少!你让我们查的事有眉目了,你猜我们看见谁了?柳应宁!身边还有个男的!就在新江街口!”

    ※※※※※※※※※※※※※※※※※※※※

    下章入v啦,三更~谢谢大家支持辣鸡边边,全文大概不超过10软妹币了,支持原创的同学感激不尽!下章给大家发红包噶~

    友友们打个预收广子!

    《危险动物幼儿园》

    世界出现了大批返祖人,狮子、猎豹、鳄鱼、隼,这些超强战力在大西北荒漠组建了“危险动物大学”。

    大学里拥有危险动物幼儿园、小学、中学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不为人知的,危险动物秘密中心。

    乔葵是个大西北的土著居民,普通人,家住危险动物大学门口,假期兼职在学校门口卖手抓饼,后来被家里安排了个事业单位吃国家饭——在危险动物大学当老师。

    不过依她的水平,只能安排进危险动物幼儿园当生活老师,负责给幼儿换尿布。

    某天,她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不是本校学生身份的危险动物。

    -

    池昭因为自身太过优越的原始兽血和s+精神力一直是危险动物大学秘密中心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后来他发现这里有个幼儿园老师脖子上带着他的丢失的那颗犬齿。

    池昭双目微微烧红了,咧开嘴漏出一颗尖尖的钢制犬齿。

    -

    某天,幼儿园老师一经测试,精神力3s+。秘密中心的重点保护对象换人了。(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