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道理来说,柳应宁穿书的这小说是个狗血的追妻火葬场虐文,男主黎净为了刺激他的白月光,找了女主韩令儿结婚。

    一顿骚操作之下,白月光也就是柳应宁果然气疯了,回国来重拳出击,给他俩一顿玩命折腾。

    因为柳应宁各种没有下限疯狗似的折腾,黎净也受不了了,而这个时候黎净越发发现了韩令儿的真善美,最后跟韩令儿he了,柳应宁彻底成了反派。

    所谓患难见真情,因为柳应宁的各种使坏,才让韩令儿和黎净的心越走越近。

    而现在,柳应宁穿书以后替换了原主,使坏的工具人消失了,这就使得黎净和韩令儿之间的感情线开始有点崩坏了。

    黎净最近心情欠佳。

    结婚的事一天比一天忙,前女友回国还玩起了失踪。

    柳应宁以前就像个引线奇短的炮仗,一点就炸一点就炸,可这次她回国,引线却像是埋了太平洋海底那么长,怎么都烧不到头。

    她自己不出现,黎净的电话也不回。

    要说她真绝望了打算跟黎净好死不相往来,那按照她的性格,至少会冲过来当面扇黎净一个耳光,那也就罢了。

    可现在,黎净就只能自个儿默默的等着这个耳光,别提多难受了。

    不过他深谙喜怒不形于色之道,特别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得体的贵公子形象。

    今天回家,也就是他和韩令儿的婚房。

    因为之前选婚纱时把韩令儿一个人甩下的事,黎净特意把自己的态度调整的比平时好了很多,当作是补偿。

    新房早就给了韩令儿钥匙,因为这里离她学校很近很方便,黎净早就让她住进来了,韩令儿节假日或是平时没事都会回来住。

    不过黎净很少过来,他很忙,而且他父母挺不满意自己儿子找了韩令儿这么普普通通个小丫头,不怎么乐意让他整天跟韩令儿在一块待着。

    今天是韩令儿给黎净发了消息,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回来,黎净正好有意补偿她,于是就答应了当天回。

    晚上,黎净拎着许多上好的食材,还有一箱车厘子回了他跟韩令儿的新房。

    韩令儿穿着身纯棉的日式家居服,白白软软的,见黎净进门,又是害羞又是喜滋滋的抱了他一下,然后进厨房去做了桌晚饭。

    黎净洗完澡出来吃饭,韩令儿弄了一大桌,油焖大虾,蒜蓉油麦,溜肥肠,清口萝卜。

    韩令儿做的菜很家常,油盐重,但香气扑鼻,白生生的米饭也满是清香,味道已经足够开胃,黎净挑眉,夸了一句:“好香,手艺又进步了吧,还是你最合我的胃口。”

    韩令儿脸微红,“喜欢就多吃点,别打趣我了。”

    黎净大口开吃,吃得还挺投入,有了个六分饱才放慢了点动作,这时候抬头一看,韩令儿那儿拿着筷子有一粒没一粒得往自己嘴里拨米,但老半天都没下一层。

    更别说菜了,靠近她那边的几乎是一筷子都没动。

    没人注意时,她的嘴角也不翘着了,脸色有些发白,十分没胃口的样子。

    韩令儿虽说长相赶不上柳应宁的尾巴尖,她五官不够立体,可脸却很小,男人一个巴掌能包得过来,皮肤白嫩,又很爱笑,其实是很讨男人喜欢的那种无害的模样。

    所以当她这幅样子的时候,男人很难不动容,黎净也不例外,还是有点心疼了。

    黎净放下了筷子,“怎么了令儿,怎么不吃啊?”

    韩令儿抬眼,接着躲开了他的视线,“没什么。”

    “没事怎么不好好吃饭?不舒服?”

    韩令儿勉强一笑,“没有啦,我挺好的。”

    “那是心情不好?”

    “没有没有,我在吃呢,你别担心我,多吃点。”

    黎净夹起一筷子大虾放进了韩令儿的碗里,“没事就快吃,饿瘦了我心疼。”

    韩令儿笑起来,“好,我吃。”

    韩令儿答应是答应了,然而该不吃还是不吃,手上还是在数米粒儿。

    黎净再一抬头,看见她连她碗里那只他给夹的虾都没吃,耐心耗尽,顿时有点火了,眉心夹起来,“你到底怎么了?”

    黎净一个大男人又身居上位,眉头一拧颇有几分吓人,韩令儿慌忙一抬眼,眼圈跟着就红了。

    可就这样,她还是抿起嘴,偏了些头,倔道:“……我不想说。”

    黎净差点把人家凶哭了又心疼起来,好声好气的哄,“怎么不想说呢,跟别人可以不说,跟我就得说。到底怎么了,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吧?快说啊,乖。”

    韩令儿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嘴唇动了动,越撅越高了,好半天才道:“今天……柳应宁说、说我是第……第三者。”

    韩令儿委屈极了,难以启齿似的,话出口眼泪就是一阵滂沱。

    黎净愣了一下,第一反应脱口而出:“柳应宁?她去找你了?”

    韩令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黎净咋舌,着急起来,推桌起身,转到餐桌对面去坐到了韩令儿的身旁,俯身过去哄着委屈的少女,“快别哭啊,我见不得你哭,心疼死了。”

    韩令儿低着头,被男人结实的臂膀揽着,脸上虽然湿了,但有瞬间眼睛里非常平静。

    其实她跟黎净一样,从来不相信柳应宁三年没出现过,结果在黎净要结婚了的节骨眼上回来,她不是为了夺走黎净,不是拆散他们。

    并且柳应宁一回来,竟然就进了韩令儿所在的学校,就跟她同一个学院同一座楼里。

    那是韩令儿背负了许多,费尽千辛万苦才看上的学校,结果柳应宁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跟过来,不费吹灰之力想去哪就去哪,这根本是对这里的亵渎。

    韩令儿不知道柳应宁来这里想对她怎么样,但她不许,她不会让柳应宁拆散自己和最爱的人,不会让她毁了自己的学业。

    靠在黎净宽阔温暖的臂弯里,听他略带焦急的轻声耳语,韩令儿心头暖了些。

    柳应宁抢不走他。

    黎净摇了摇韩令儿的肩,“你怎么会见到柳应宁?她去找你了?她什么时候去的?”

    韩令儿抽抽鼻子冷静了些,“不是,她不是来找我……她是来我们学校了。”

    “去你们学校?她不是找你去你们学校干嘛?”

    “她来我们学校教书了,就是最近突然来的,而且还是我们影视学院,就在我隔壁专业……我也不知道她想干嘛。”

    韩令儿本身就觉得柳应宁目的不纯,经过她嘴里说出的话,就更带了柳应宁别有用心的意思。

    黎净思索片刻,也想不通柳应宁这是什么操作,她靠近韩令儿想干什么?

    当然,黎净压根儿就没想过柳应宁去京河大学是认真当老师的,毕竟他所认识的那个柳应宁是个胸大无脑的庸俗花瓶,除了花钱什么都不会。

    黎净所有所思的拧起了眉,“你说她说你是第三者?这是怎么回事,她还说什么了,不是,她都干什么了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黎净的语气适时的表现出了生气、愤愤不平,韩令儿心中不由得庆幸,还有点得意,心道黎净果然不会坐视不理,他还是向着她的。

    韩令儿道:“她突然跑来这里当上了老师,正好我有一门课就是她教的,今天,今天她给我的作业打了零分……大家都是八十五分、九十分,只有我一个零分,她在教室里念的分数,太丢人了……那是我做了十多个小时的作业……”

    “md,”黎净低声咒骂,“柳应宁简直欺人太甚,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她去找你做什么,还跑到学校里,越来越没有下限,你好不容易才上的现在的大学。”

    韩令儿秀眉微蹙,“对,我不能让她毁掉我,还有我费尽千辛万苦才考上的学校。所以下课之后我就去找她了,我要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然后呢,她怎么说的?”

    “她……就是说我得零分就是我应得的,我说不过她……她还说你们三年之前没分手,说我才是第三者。怎么办……她背景太厉害,连京河这种学校都能想去就去,我根本奈何不了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黎净把六神无主的韩令儿死死搂进了怀里,“放心吧,她背景多厉害也有我在呢,我保护你啊,别害怕,她肯定不能把你怎么样,你的一切都会好好的,放心宝贝,这些是都交给我,我去找她算帐。”

    韩令儿软软的窝进黎净的怀里,慢慢闭上了眼,脸色终于好看了许多,白的透明的脸蛋也粉嫩起来,嘴角轻轻得翘起好看的弧度。

    黎净哄人的话说的义愤填膺,哄韩令儿够了,不过最多就五分真五分假。

    柳应宁这次对韩令儿下了手。

    柳应宁说他们三年之前没分手,说韩令儿才是第三者。

    她果真是这么想的?她还是这么天真任性,还以为谁会在原地等她三年之久吗。

    她是真傻,以为找韩令儿能怎么样呢,韩令儿没有多少重量,柳应宁以为找韩令儿能影响得到他吗?

    不过这种事就是打狗也得看主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韩令儿是他黎净的未婚妻,黎净不可能坐视不理。

    或许,他心里清楚,只是不想承认终于让他找到了去跟柳应宁见一面的可能。

    -

    黎净有心打听,才知道柳应宁果然是在京河大学当老师,他一问好多人都颠颠的调侃他,说他前女友跑去当现女友的班主任去了。

    更有甚者,还打趣说黎净不会是就喜欢影视学校这个调调的,柳应宁才也跑去这学校了吧。

    黎净没搭理他们,打听清楚之后,第二天下午就去了柳应宁的学校。

    京河大学除了图书馆都是全开放式的,每天都有很多人来逛美丽的校园,黎净也很顺利的进来,并且找到了柳应宁所在的办公室。

    他是按着课表去的,柳应宁那节刚好没课,其他老师都去上课了,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就柳应宁一个人趴在桌前看外网大神的特效化妆视频。

    “柳应宁。”

    伴随着一声不情不重的“咚”敲门声,一个风雨欲来的低沉男音在背后响起。

    柳应宁下了一跳,把耳朵里塞着的耳机薅下来,还以为自个儿乱停车被校长逮着了,慌忙回头,结果顿时一愣。

    看见黎净那张脸,柳应宁太过意外,一时片刻愣了一下。

    黎净在原主的心里印象太过深重,一时看见三年后的他竟恍如隔世,柳应宁差点儿不敢认。

    并且最近柳应宁心里想着赵行越多些,赵行越那张优越出众的脸记得很清楚,一瞬间竟然觉得黎净跟赵行越说不出哪里有一丝相似的地方。

    不过倒也是,原小说中黎净就是根赵行越有点什么亲戚关系,黎净貌似是赵家旁家,依靠赵家根深蒂固的庇荫过生活。

    所谓外甥像舅,他们俩可能长相上有一丁点相似,毕竟也都是这本小说中的颜值佼佼者。

    不过说起来,相由心生,黎净看着可不如赵行越讨喜。赵行越那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金枝玉叶,不用刻意装扮外表,恣意少年的劲儿是由内而外的。

    现在再看黎净这幅衣冠楚楚的样子,总觉得有几分装b。

    柳应宁想明白了,她可能就不应该妄想用自然消失法则从主角俩人面前消失,她不刷存在感他们还找上门呢。

    柳应宁轻轻用手拍了下受到惊吓的心脏,翻个白眼,“又来一个,来了就进来吧。”

    黎净进来,反手就要关门,柳应宁急忙喊停,“别关!门就开着吧,咱俩没什么话是不能让人听到的。”

    黎净拧了拧眉,对这样的柳应宁有点陌生,哼了一声,她不怕人听到他就更不怕了,于是放手任门开着。

    “柳应宁,你什么意思?跑到这来干什么?”

    “……你就说这话是不是应该我问你?”柳应宁劈手从自己包里抽出来教室工作证给他看,“这是我办公室,你来问我?”

    “我是问你为什么回来,来这当老师。”

    “…………你是前男友,会当前男友吗?就是如同死了的那种,你管我做什么,你谁啊你。”

    黎净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话别说的这么硬气,你要真这么硬气,来这当韩令儿的老师干什么?还给她打零分?”

    “哎呦我去,呵,”柳应宁气笑了,“合着她是小学生回家告家长了呗?你来给她找场子了啊?那你当她老师呗,你能给她打两百分。

    我为什么给她打零分她没好意思告诉你啊?她跑题都跑到姥姥家了,画得那什么玩意,我都不好意思说,你问问她去得了,要不是画的太烂让我扔垃圾桶了,肯定拿给你长长脸。”

    柳应宁嘴毒,黎净早就知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还变本加厉了。

    黎净也火了,“你敢说你没有私人情绪?数学题写个‘解’字还有一分呢,一份大学作业交了还有得零分的?”

    柳应宁冷笑,“当然有私人情绪,你们俩要是安静如鸡,我肯定看着你的面子上给她过了这课,怎么着也送她两学分,可你们俩这么轮番的来恶心我,就零分了。一个选修课作业得零分还有脸来找事,我都替你们俩丢人。”

    “柳应宁!!”黎净怒不可遏,“你少跟我口不择言!有什么事你找我!你跟韩令儿一个学生使这些把戏,我告诉你,就算没有她,我还会有其他的女人,你弄死她也轮不到你!”

    柳应宁看着他,眼神里满是轻慢,噗嗤笑了一声,“你可算是说出来了。黎净,我告诉你,不管以前的我对你有多好,那都是以前了,我早已经不要你了。你求我,我也不要你,明白吗?”

    黎净脸色顿时黑如锅底,后牙槽紧紧咬着,喷着火似的眼睛深处却有一丝闪烁,“那最好不过,这可是你说的。”

    办公室里的气氛正剑拔弩张,忽然叮咚一声,柳应宁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

    因为她的手机就在桌上放着看视频,没锁,手机上沿直接显示微信内容。

    【在酒吧只点牛奶】:老师~

    是赵行越。

    接着,黎净就见柳应宁的眼神一转,注意力瞬间放在了她自个儿的手机上,甚至那张精致的脸上嘲讽的冷笑都消失了。

    转而变成了一种非常好看的温柔的笑,是黎净几乎没在她脸上看到过的神情,黎净立即愣住了。(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