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应宁的想法很快就被印证了。

    因为韩文瑜来的时候是用的柳应宁她爸的劳斯莱斯库里南,黑色豪车沉默着停在影视学院楼下,见到柳应宁下楼,司机下车来给韩文瑜开了车门。

    柳应宁稍一耸眉,心里并不意外。

    其实韩文瑜自上次柳应宁回来被扣了车钥匙之后,也非常聪明的一直没提过这事。

    她大概也是有心讨柳应宁的喜欢,行事低调了许多,座驾换成了一辆普普通通的中档特斯拉,家里车库那些豪车都没再动过,出门喝茶练瑜伽都只开那辆特斯拉。

    柳应宁从来没表现出对此有什么意见,韩文瑜就大概以为柳应宁完全不在意,实际上柳应宁一直关注着。

    而今天,韩文瑜之所以会这么反常得带着柳应宁她爸的车出来,只有一个原因,今天她出门打牌去了。

    那她肯定不能开那辆特斯拉去啊,又不好在柳应宁面前动她和她哥的跑车,开走柳卫新的车就没毛病了。

    那既然是打牌的日子,也就是说,韩文瑜肯定在牌桌上,在她最不对付的孙太太身上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等了半年的香奈儿限量包了。

    然后在韩文瑜怒不可遏的去问sales为什么她的包还没到的时候,还会收到一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回复:对不起亲爱的,还没有消息。

    心情可想而知啊。

    这样也就不奇怪,韩文瑜打完牌马不停蹄的就赶了来,跑来接柳应宁下班,马上要带她去逛街了。

    韩文瑜哪里是想带柳应宁逛街,她主要是想蹭柳应宁的vip给自己买包呢。

    毕竟她虽然手握无限额的黑卡,但偏偏资格不够,真正能拿出去撑场面的稀有款她根本买不到。

    哪像柳应宁,随随便便柜角里扔着发霉的都是带姓名的私人订制包。

    不过,虽然柳应宁已经把她的意图摸了个八九不离十,但并不打算拒绝,甚至还要助纣为虐。

    下午下课时间,影视学院楼外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一辆库里南停在这里,吸引了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不过柳应宁没怎么在意,直接上去了,反正躲躲藏藏的也没什么意思。

    “应宁,怎么样,累了吧,喝口水。”

    韩文瑜表现的非常正常,甚至比平时更加和蔼可亲,从饮料夹里抽出支矿泉水拧开给柳应宁抵了过去。

    柳应宁接过去喝了口水,轻笑,“还好,挺轻松的。”

    越是故作正常才越是不正常,韩文瑜刻意掩饰的不为所动之下,不知道有多么怒火中烧了呢。

    “今天呢,主要是想带我们宁宁出去逛逛,买点东西,女孩子家家上班实在是太辛苦了,你爸都说了得好好奖励你呢。”

    这话说的,好像韩文瑜掏钱似的,谁知道今天哪怕一脚油门的车费也全是他们老柳家的钱。

    韩文瑜可真是找了个好花名,这下连柳卫新都挑不出毛病来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

    柳应宁摇了下头,“我没什么想要的了,前两天上新,我已经把这季的新品订的差不多了。倒是你啊,待会儿要好好挑点东西,文瑜好像还没几样出门能傍身的东西呢。”

    这话可说到韩文瑜的心坎里去了,说的人瞬间喜笑颜开,笑的见牙不见眼。

    一个是打扮豪奢的中年美妇,一个是穿着t恤牛仔裤素面朝天的年轻女孩,让人看起来柳应宁倒不像是这家亲生的了。

    很快到了东购广场,各个奢侈品店这里一应俱全。

    美貌店员推开双扇玻璃大门迎她们进去,全店单独接待,“欢迎光临柳小姐,很高兴又见面了,需要帮你们介绍点什么?正好店里有新到的包包呢。”

    柳应宁没看应季款,直接奔着经典区过去了,“季节款就不看了,店里有什么硬货?”

    这话是柳应宁开的口,那真是能把镇店之宝都带走,店员压根没有藏私的必要了,直接把压箱底的货拿了出来,没办法,这位小姐购买力太强,但没点好东西她可看不上。

    店员把一个一个箱子抱出来给她们看包的时候,韩文瑜眼睛都亮了起来。

    有不少韩文瑜惦记了好久可又摸不到的款,现在正是机会,全部拿下。

    最后结账的时候刷出了一个极为好看的数字,店员的脸都笑成花了,不由得又推荐出了难得的附加项目:“啊,您有加名字的资格哦,需要在这只包上刻印名字的缩写吗?我们品牌给您定制独一无二只属于您的包呦。”

    韩文瑜亮眼放光。

    这时候,柳应宁转向了韩文瑜,问道:“文瑜,要刻名字吗?”

    韩文瑜笑得合不拢嘴,点头道:“好啊,正好还没有带名字的东西呢。”

    柳应宁淡淡点了点头,“好,那你再去逛逛吧,我来写订单。”

    韩文瑜喜不自胜的又跑去试衣服去了,柳应宁开始填定制的货单。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需要订制的名字是“韩文瑜”时,柳应宁在加订内容那栏填上了“lyn”三个字母。

    店员还以为柳应宁填错了,打算提醒一声,然而抬头正对上了柳应宁定定看着她的眼神,瞬间明白了什么,夹起尾巴:“好的柳小姐,马上给您下订单。”

    柳应宁回以漂亮温柔的笑颜,“谢谢。”

    这一晚,柳应宁带韩文瑜刷了好几家奢侈品店,包、首饰、衣服买了个遍,一大堆盒子被抱到车上,差点塞不下。

    最后终于刷出了近四百万的可怕数字。

    恐怕连韩文瑜都没想到自己花了这么多钱,一件礼服裙23万,单刷这一笔她还没什么感觉,但这一晚上累计下来,这个数字绝对是会让柳卫新注意的数字。

    不过柳应宁自己两手空空,什么都没买,连一枚胸针都没有。

    于是在韩文瑜不好意思的感谢柳应宁陪了她一晚上的时候,柳应宁想了想,就说自己想吃楼上的一家姜撞奶,韩文瑜马上就陪她去了。

    逛完街,吃完晚饭,最后回家正好是个柳卫新确保在家的时间。

    开车回家,坐电梯上楼,电梯门一开,柳卫新抱胸坐在客厅中央,正对着购物袋提了满手的韩文瑜、帮忙送东西上楼的司机,和两手空空一身素净的柳应宁。(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