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三位阿姨在一旁装自己不存在,她们参与不了主家家事,但肯定免不了静观其变。

    现在就在心里替柳应宁暗爽,自己家闺女的东西哪怕就是根筷子别人也动不得啊,更别说这么大一只包了,每次都是配货配一大堆才费劲抱回来的包,还耗那么多电在家里供着,怎么就被拿去了。

    哪怕这新太太平时算是会做人了,这会儿被怼也不委屈。

    宁宁到真是聪明的多了,长大了,气势都不一样。

    韩文瑜还真不是一般货色,有几分不卑不亢的架势,或者说,是装得出不卑不亢的模样。

    她糟了柳应宁一顿难堪的软刀子,垂眸沉默了片刻,不愧是柳应宁亲爹娶进门的人,姿容上乘,不言不语也有种委屈的味道,又不过分小气。

    接着她又强自一笑,上前把包放在了柳应宁面前的茶几上,“行,怪阿姨不懂你的规矩,跟你赔不是了,以后知道了就再也不会随便上你的二楼了,除非你叫我,行吗?”

    这话说的,七位数还全球限量的包就连柳应宁自己都是买来投资收藏用的,她倒是随手拿去用,她也不嫌自己德不配位,这会儿还像是柳应宁委屈了她似的,还挺能屈能伸啊。

    可惜呀,就从前世柳应宁大概看过的那点原著里,也知道这后妈不是个省油的灯。

    也是,韩文瑜三十来岁,清贫之身嫁给她爸,如今挤进了上流圈子,怎么能不努力融入。

    况且是人都知道柳应宁是他们家的霸王,要想在这里舒服的过下去,不讨好她讨好谁。

    再说韩文瑜现在已经是他们柳家的人了,也没退路啊,要是跟柳应宁处不来,闹的家里鸡飞狗跳,柳应宁她爹要怪也只会怪她不会当后妈。

    不过,柳应宁倒没真打算把韩文瑜给挤走。

    她爹岁数也才刚过半百,还有大好的人生,何必一直当个老光棍呢,有个人嘘寒问暖也不错。

    当然,那得韩文瑜得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安分点,手别伸长了。她要是不安分,柳应宁就得管教管教了。

    柳应宁脸一变,又是个甜蜜无害的样子了,应道:“那文瑜先回房洗澡吧,待会儿等你吃饭聊天。”

    说着还像模像样的拍拍自己身旁的沙发。

    说到底,韩文瑜才嫁进来一年,又没功劳也没苦劳,上来就敢这么享受了,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当他们柳家是冤大头呢。

    充其量也就能当个给柳应宁和她爹解解闷的人而已。

    于是,等到晚饭前,这家的大少爷柳应南进门的时候,奇异的看到两个女人亲亲热热的靠在沙发里说笑呢。

    一个是比他大不了多少的新后妈,一个是他们家能徒手破天的女土匪他的亲妹妹。

    一米九结结实实的大男人活生生错后了半步,剑眉拧着,“应宁?”

    ——他这个造孽的妹妹竟然没把韩文瑜生吃了。

    柳应宁一抬头,长眉一弯,“哥,你可回来了,想我了吗?”

    柳应南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我敢想你吗?”

    韩文瑜笑道:“说笑了,你哥哥跟你爸都想你呢,我都听他们念叨不少次了,等真回来了就又要打打闹闹啦,行了咱们快洗手吃饭了。”

    晚饭,柳应宁的爸爸柳卫新也赶了回来,一家人陪柳应宁好好吃了个饭。

    饭后,柳卫新接了个电话就回书房了,韩文瑜发挥自己贤妻良母的特色,马不停蹄的去厨房煮汤去。

    就剩下柳应宁跟她哥俩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里尬笑的综艺节目。

    柳应宁突然转过头来,对柳应南一笑,“哥,咱妈走了几年了?”

    柳应南瞪了瞪眼,伸开长手抽了柳应宁的后脑勺一下,“小王八蛋连这都不记得了,你干嘛不忘了怎么用筷子吃饭?”

    “哎呀哥,我想咱妈妈了嘛。”

    “你八岁那年妈走的。”

    “哎。”

    那到如今原主的母亲已经去世十多年了,柳卫新再找个续弦倒也不过分,总之不耽误他继续宠爱柳应宁就得了。

    柳应南不太放心,眉心轻拧,还是问了一句:“柳应宁,你跟韩文瑜处的不错?”

    柳应宁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原主是个缺心眼儿,当真被韩文瑜哄得服服帖帖的,柳应南当然不愿意看到妹妹这么没心没肺,也怕韩文瑜再助纣为虐的惯着她。

    柳应宁转过了头来,惬意的把脑袋靠在沙发靠背上,“哥,我跟她犯得上处吗?不过是个说说话的人而已。”

    柳应南一听她说出的话就放心了,丫头脸上笑得好看,嘴里说的话却没有丁点热乎气儿。

    这人当哥那点少得可怜的爱心瞬间就收回去了,一张英俊的冷脸又兴致缺缺的板了起来。

    不过哪怕他就是这么担心了她一下下,柳应宁也还是窝心的。

    这么大个又帅又有能力的哥哥,国家终于把欠她的哥哥发下来了呀。

    柳应宁想多缠着哥哥说话,另外也清洗一下自个儿缺心眼的嫌疑啊,“如果韩文瑜规矩点儿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跟她玩,我的东西跟她分享一点儿也不算什么。”

    柳应南浓眉一下夹紧了,“嘶,才刚放下点心,你马上就缺心眼了是吧?”

    “嗐呀哥!你能不能听我说完!”柳应宁瞪大眼睛瞪了她哥两眼。

    “……说。”

    “韩文瑜没背景,给咱爹当个伴儿挺不错的,家里就当多了张嘴,反正吃喝不愁,她平时就打打麻将逛逛街,咱们回来了家里就当多点热乎气儿。但咱柳家都是哥哥你的,她要是手敢伸长了,马上让她滚蛋。”

    柳应南看了看她,“……行,出国三年起码让你长了点心眼。”

    “放心吧,你妹妹聪明着呢。”

    柳应南正色道:“就像你说的,她来到咱家,这一辈子就只能‘委屈’她了,咱家是咱妈和咱爸从十多岁开始努力发展到现在的,咱柳家最多就给她一口饭吃,多的没有了。你记着,你的东西,你最贵的珠宝都是妈妈给你买的,只有你才是主人,其他任何人都动不得。”

    柳应宁弯唇一笑,“不过韩文瑜显然没我们想的这么听话啊,喏,这只包,全京区的数量一手都能数过来,我都没舍得带出门过,她今天拎着打麻将去了。哥,她从我衣帽间里拿出来的东西你跟爸都看不出来吗?”

    柳应南眉头拧紧了。

    柳应宁接着道:“不过没关系,这才好玩呢,以后我教育她,保证让她听话。”

    柳应宁没说的是,原主的前男友黎净,全京区都知道她跟黎净的多年纠葛的情况之下,如今黎净要娶的女孩也就是小说的女主叫韩令儿。

    是韩文瑜的外甥女。

    韩令儿和黎净得以相识,还是韩文瑜有意为之的。

    这在原小说中只是开头一个引子,柳应宁早忘了,也是刚才听了韩文瑜的名儿才想起来。

    韩文瑜现在成柳应宁的后妈了,可她就是这么当妈的,柳应宁喜欢的人她转头给自己外甥女牵了红线。

    吃里扒外个中典范呀。(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