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机的车很快回到了柳应宁的家。

    或者说,她的家之一。

    这是一处位于二环内的洋房,俯瞰京区最著名的步行街和广场,可以说是住在全国人民的文化中心。

    当然,住在这种地方住的是闹中取静的尊贵,势必大不了。

    不过也有顶层和次顶层,再加上一个天台,总共三层。

    柳应宁从电梯上去,跟随着原主的记忆一步一步走遍她的家,带着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很奇异。

    全家新中式装修,任何稀有材料在这里都是随处可见的,在看到养了两只小巴西龟的缸子底下垫的是晚清的红杉木匣子,柳应宁终于不淡定了。

    她前世兢兢业业做主播,做到四个季度桃宝销量第一,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一线城市买大平层住,她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牛批,简直就是新时代的女中豪杰了。

    然而现在这个家里,随便拆掉一扇门就足够换她整个家的家具。

    柳应宁忽然知道原来爱马仕的刀叉餐盘不过是粗制滥造。

    她自己明明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心情,偏偏又有原主“这一切都很平常”的肌肉记忆,整个人都在“进大观园”和“普普通通啊”之间来回切换。

    更刺激的是,这个家里除了一层是爸爸和哥哥住,二楼以上全都是柳应宁的地盘。

    她脑海里记得,二楼有她专门的电影放映厅,瑜伽房和带有三层防盗保护的衣帽间。

    对,衣帽间里面恒温恒湿,专门用来摆放她收藏的爱马仕包。

    这一想到,柳应宁马上跟只活泼的小鸟似的,欢欣雀跃的哐哐哐上楼去了。

    虹膜防盗锁是开着的,厚重的双开大门也完全敞开,柳应宁本能的一顿,想着原主应该是习惯了这种土豪做派,防盗系统装是装了,但她在自己家里从来没有锁住的习惯。

    柳应宁于是就安然走了进去。

    里面摆的算是整整齐齐,不过总有些挤,大概是原主的包实在太多了,但凡不够稀有的款,一个位置上都挤了俩包,甚至还有些没拆封的。

    她都走了三年了!还有没拆封的!

    鸵鸟皮鳄鱼皮蜥蜴皮、金扣银扣、漆皮的雾面的什么都有,这房间里的存货能供三家爱马仕店铺了。

    然而就在柳应宁目不暇接的时候,她忽然注意到了一处空位。

    这不应该啊,整个房间都是挤得满满当当的,用过的旧包都撇地上了,怎么还会有空位?

    空位。

    柳应宁又扫了一遍那个位置,脑海中清晰浮现出曾经的记忆,曾经在那里摆着一只顶级钻扣喜马拉雅铂金包。

    那几乎是她这间收藏室最顶级的包了,然而现在那个位置是空的。

    柳应宁转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那只包,那只喜马拉雅凭空消失了。

    “嗡”的一下,脑海里响起一级警报。

    这还是她自身思维和原主的肌肉记忆第一次统一步调。

    当然,她的心理是因为丢了一样价值连城的东西,而属于原主惯性的那方面则是——有人竟然胆敢动她的东西。

    家里进贼了?

    这他妈可是件大事。

    柳应宁立即按照记忆,把她地盘上的每个房间、所有东西全部检查了个遍,得出结论:家里有外人。

    不是贼,因为她的卧室没有被动过,昂贵的珠宝也没丢,被动过的只有一只包,还有她的瑜伽室。

    柳应宁想到原主的私人瑜伽室有别人用过,洒着别人的汗水,她由衷的反感恶心。

    这个人不是小偷,但是是带着侵略的意图来的。

    柳应宁一张精致的面孔死死板着,眼神冰冷。

    柳应宁下了楼,把家里的保姆都叫了出来,“张姨,王姨,二姐,谁在家都出来一下。”

    “哎,来了,怎么了小姐?”

    柳应宁:“咱家有新来的人吗?或者说,来过什么人吗?”

    面前的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王姨用围裙擦了擦手,道:“没有啊宁宁,你爸你哥他们从来不在咱们家里接待客人啊。”

    “是啊,咱们家也没用过新人啊,除了来了个新司机,不过司机从来都不上来的,没进过咱家门啊。”

    “怎么了,是丢了什么东西吗?”

    柳应宁不怀疑她们,这三人都是从她出生就在柳家的,甚至二姐十八岁就在她家做了,几乎在她家过了半辈子。

    如果家里没来过新的佣人,一直都是这三人的话就奇怪了。

    她不动声色的摇摇头,“哦,没丢什么,我就问问,三年没回来过了嘛。”

    “哎,”二姐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动,小心翼翼道:“咱家现在确实有一位你不认识的。”

    “谁啊?”

    三人踌躇了一下,措辞道:“新太太,你爸爸去年再婚了。”

    后。

    妈。

    柳应宁脑壳地震,这才想起来,原著里确实有这么个角色一笔带过,柳应宁有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后妈。

    原来这后妈才刚上门一年,怪不得她没有记忆。

    三位阿姨纷纷忐忑不安起来,家里大小姐的脾气有多暴躁她们都再清楚不过了,平时她们也是惯着宠着,都有能应付的了她。

    可现如今可是给她找了个后妈啊,她怎么受得了呢。

    当时新太太上门的时候她爹都没告诉她,怕的就是她隔着半个地球撒泼耍狠,这事拖着拖着就到现在还没说,现在好了,顶雷的成了家里的三位阿姨。

    可柳应宁听了竟然没什么反应,只是愣了愣,“哦”了一声思索着点了点头。

    这下阿姨们倒是惊奇起来,还以为准能看到她把她后妈的所有东西都扔出去,再冲出去找后妈撕一通逼了。

    在国外呆三年,居然能把一个人改变这么多?那她一个小姑娘得受了多大罪。

    虽然全家都知道她嚣张跋扈,可那也是看着长大的心头肉啊。

    张姨心头难受,又做不了什么,看着柳应宁好半天吐出一句:“宁宁在外面这么久,肯定想家了吧,想吃什么,张姨今天都给你弄。”

    柳应宁弯弯眼角一笑,“好啊,张姨做什么我都喜欢吃,那我先去收拾东西,待会儿下来。”

    “去吧去吧,需要帮忙就喊二姐上去帮你。”

    “好,”柳应宁转身上楼,才了两节台阶,忽然又转回头来,微微一笑。

    “对了,我的二楼不许外人上去,我走了太久家里人都忘了吗?二姐,把瑜伽房所有东西全部丢掉换新的,再把紫外线消毒灯开足八个小时。”

    轻飘飘说完,柳应宁上楼走了,丢下三个阿姨面面相觑。

    大小姐的脾气还是这么大,在国外三年,她只不过是学会喜怒不形于色了。

    -

    傍晚时,快到家人下班回家的时间了,柳应宁下楼来等着。

    她穿着一身西柚粉色真丝小吊带跟小短裤,赤着珍珠白的细长胳膊跟大长腿窝在沙发里,怀里抱着一只真丝靠垫,白生生的脚落在红木脚凳上一晃一晃的。

    手里撕着枇杷慢吞吞的啃,看着周末档综艺时不时哈哈乐。

    只不过大门再打开,进来的是个衣着奢华的三十来岁女人,长得挺漂亮。

    爸爸哥哥没等到,倒是把后妈给等回来了。

    随即,柳应宁修长的眉梢向上一挑——

    后妈臂弯里面挎着的,不正是那只应该摆在她恒温衣帽间里的30钻扣喜马拉雅铂金包。

    “太太,您回来了。”

    “嘶,手腕好酸,都快发起抖来了,打麻将真不能打这么久,孙太太的瘾真是大……”

    后妈一边摘手套一边轻声抱怨着,一抬头,正对上柳应宁的视线。

    柳应宁摆摆手,甜甜笑,“嗨。”

    后妈一愣,表情很细节,瞳孔放大了下,之后露出明显的惊喜来,“呀,这是咱们家大小姐?宁宁是你吗?你爸爸只说你最近要回来,具体时间也没多说,不然肯定要好好准备给你接风的,哎,回来就好,你爸爸总是念叨你呢。”

    柳应宁回以一笑。

    后妈:“咱家大小姐可真漂亮啊,哎这比照片还好看的多了,以后哪家的小公子才能把你娶走呢,可真是,没人配得上咱们宁宁啊。”

    这后妈是做过功课,起码知道拍柳应宁的马屁,柳应宁通体舒泰的受了。

    柳应宁明亮的眼睛望着她,“我你应该认识,那你要不要做下自我介绍?”

    后妈心头一喜,她早就抓住了柳应宁的关键,这是个活霸王,能翻天覆地的主儿,但要降住她也简单,说实在的这就是个缺心眼,好听话说足了,顺着毛摸,没有拿不下的。

    “我啊,我是你爸爸的续弦,去年我们在一起的。只是抱歉,现在才跟他的宝贝女儿见面,”后妈低头笑笑,“我叫韩文瑜,你叫我一声阿姨就好。”

    不强求柳应宁开口喊妈,韩文瑜大概觉得自己够聪明了,不过,这句“阿姨”也不是谁都担得起的。

    柳应宁一笑,“文瑜,初次见面,多多关照啦。”

    韩文瑜噗呲乐了,“ 以后互相关照,看我,一身脏衣服,等等啊宁宁,我去冲个澡换身衣服回来,再好好陪你聊天。”

    韩文瑜踩上拖鞋,抬起步子前先就把手里的铂金包好生拿起来,那是个下意识躲避柜子剐蹭的动作。

    接着,她微微僵硬了一下,在柳应宁笑盈盈的目光中抬起了头来,“哎呦宁宁,忘了跟你说了,你这只包我帮你送去爱马仕店里保养了一下,正要给你放回去呢。虽然对你来说一个包而已,没什么好珍惜的,但毕竟是这么贵的东西,我看有定期免费护理服务,你这么久不在也没人照顾它们,就擅自作主了。”

    保养,拿出去麻将桌上撑场面叫保养啊。

    柳应宁一双眼睛明亮干净的望着她,下巴搭在真丝靠垫上,“珍惜啊怎么不珍惜,七位数的东西怎么能不珍惜呢?再说小姐我天生金枝玉叶,就是掉根头发别人都不能随便拿去,

    而且爱马仕给我保养都是上门/服务的,文瑜啊,以后可别上赶子了,让人笑话。对了,包给我放地上吧,二楼我上锁了,你可别靠近了,省的家里警报响了跟招了贼似的。”

    柳应宁漫不经心的说完,客厅里一时静得落针可闻。(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