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净,咱们柳大小姐可要回来了,你前女友嘿,怎么样激不激动?我说你怎么还能坐得住打牌呢?”

    “哈哈哈,就是,柳应宁三年没踩过海区的地面,如今一要回来马上就搞得大张旗鼓人尽皆知了,也不怕把咱黎少爷吓跑了。”

    黎净闻言瞟了眼幸灾乐祸的家伙,继续低头剪手上的雪茄,不紧不慢道:“我这不是找你们来打牌解闷子呢,哎,我这三年的好日子可算是过到头了。”

    宽大的办公室休闲区里摆了张牌桌,四人围坐。

    黎净最出挑,宽肩窄腰,带着金丝眼镜,俊美的侧脸像电影里的定格。

    仅看着似乎就让人能联想到他身上昂贵的木调的香水味。

    与生俱来的男主颜。

    “说起来,以前柳应宁缠人那劲头是真可怕,不依不饶的,突击闯酒吧都不算什么。老孙你是不知道,黎净策划的第一台活动差点就被她搅黄了,就因为在场有个漂亮的女明星。”

    “不是,这还能忍?女的狂成这样老子早给她当球踢了,黎大少这是怎么滴,真爱啊?”

    “漂亮啊,柳应宁长得是真带劲,那熊那腿,啧。说真的那女明星算什么,跟柳大小姐一比都太淡。她就是太俗,打眼一看,你就觉得她身上喷什么香水都是钞票味的。而且比爷们还跋扈,跟她好咱黎少爷也是遭罪了。”

    “小乔来替我会儿。”黎净似乎听都不耐烦听似的,把手里的麻将一推,起身到观赏鱼缸前伺候鱼去了。

    他一边往鱼缸里扔鱼食一边淡淡道:“什么真爱,她再回来我只能尽量躲着了,毕竟我也是快结婚的人了,她再怎么纠缠都没用。”

    “啧,说真的,倒也可惜了,柳应宁啊,脱了那身俗气的皮,海区有谁不馋她的?当初你们俩强强联合也是羡煞旁人。相比起来,现在这个嫂子就比较清秀了吧。”

    说“清秀”是客气话,黎净现在的结婚对象是个无家无世的普通小姑娘,他俩认识还不知道有没有半年就要结婚了。

    而且听说因为柳应宁要回来,黎净的婚期还往前提了提。

    明眼人都觉得黎净结这个婚是给柳应宁看的,就是不知道是真想借此让柳应宁不再纠缠,还是有意刺激柳应宁的。

    毕竟谁都清楚,柳大小姐绝对是干得出抢婚这事儿的人。

    她能带着硫酸去泼黎净的新娘子。

    黎净挑唇轻笑:“有什么好可惜的,你要是天天被那么死缠着,再看就只剩下生理性的恶心了。我倒是巴不得她出了国就别回来,我能清净过日子。”

    “哈哈哈,还得是咱们黎少爷魅力大啊,迷得她神魂颠倒。”

    “哎对了,说点正事,乐百老店二十三层使用权的事敲定了吗,你姑姑那儿有回音吗?”

    黎净微微挑眉,一摇头,“不急,赵家人不是那么好见的,这事对赵家来说是个小事儿,只要找个好时机提。”

    “嘿,我就知道能成,咱黎少爷可是赵家的娘舅,那能是一般人么?哈哈哈。”

    -

    米国洛杉矶飞往红国京区pd126493班飞机。

    柳絮在空中商务座位中舒适醒来,看到手中的登机牌上“柳应宁”的名字,花了五分钟确定,她是穿书了。

    这没什么难确定的,这小说在前世太火了,几乎人人得知,还被翻拍了电视剧,柳絮虽然没追过原著和剧,但刷刷小视频也就看得差不多了。

    原著是个典型的追妻火葬场,富二代男主黎净起初把女主放在身边就是为了刺激他的白月光前女友,后来他折腾了一圈才知道白月光就是个饭粒子,最后幡然醒悟又屁颠屁颠追女主去了。

    柳应宁正是这本书中的工具人,男主黎净的白月光。

    作为工具人,白月光柳应宁身上具有鲜明的几乎有些单薄的人设,正面形象是美貌富有,反面形象是庸俗跋扈。

    柳应宁低头看自己的手,冰肌玉骨浑然天成,这双手纤细雅致的似乎在等诗人吟咏。

    她美貌如斯,当什么男主的工具人?是有多想不开。

    既然如此,那现在应该脱掉她身上反面的人设了。

    就像她双手上累赘的尖长形芭比玫红美甲,中指带着一枚极大的尚美巴黎黄钻,目测五克拉朝上,手腕上又暴殄天物的带着一枚正阳绿翡翠平安镯。

    颜色不搭,韵味不同,就知道堆的庸俗暴发户审美。

    她默默看着,接着一言不发站起身,朝着飞机上的洗手间走去。

    金色头发紧身低胸裙,在身上带了不止一条京区四合院价值首饰的年轻女孩,从座位群中站起来。

    她的气质却在一瞬间奇异的与低俗的皮囊截然相反。

    冷艳,沉静,不可冒犯。

    大概是商务座宽敞得像个沙发仓,位置实在很大,原主除了托运的行李,身边还带了一只大的像台电视机的40铂金包,扔在脚边当出行包,里面塞了好多东西。

    柳应宁把身上所有的首饰都摘了丢进去,把脸上妆面也都卸除干净,不留一根假睫毛。

    然后花三分钟在镜子前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蛋清肌。

    最后只用高光棒加强了一下眼尾的水光,擦了一只正红的唇膏,显得唇红齿白,肌肤如雪。

    然后她把齐臀的黑色超短连衣裙拉到腰部以下,成了条长及小腿肚的包身裙,上身用包里翻出的丝巾系成了一件抹胸。

    最重要的,她在包里还找到了一对黑色半掌手套,刚好用来遮住她刺眼的美甲。

    -

    下午16:34,洛杉矶航班到达。

    航站楼外一辆林肯四面开窗,一群小姑娘从里面探出头来在e3出口寻摸接人。

    “柳应宁人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出来,一条微信都不回,上飞机之前还强迫咱们来接她呢,飞机落地了怎么把她丢啦?”

    “行了别探头探脑的了,就算她看不见咱们,咱还能把她看漏了不成?待会儿谁头发颜色最奇葩,身上带的钻石最多的可不就是她了,老远就能闪瞎人眼。”

    “哈哈哈哈,前两天我还看到她在朋友圈晒海瑞温斯顿拿下的一颗超过十克拉的稀有鸽子蛋呢,现在应该镶嵌在脑门上当第三只眼了吧。”

    “哎,待会儿就算真镶脑门上了也记得先夸好看死啦闪耀死啦,人家女王大人咱们敢不夸试试看。”

    几个女孩纷纷神情不屑的戏谑着。

    此时,出口一个窈窕纤细的女人推着行李缓步而来。

    女人手上戴着黑金丝绒半掌手套,一袭裹身半裙配抹胸,头戴一顶黑色宽檐帽,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紧窄的下颌,红唇雪肤。

    全身上下,除了宽檐帽上一圈带着chanel刺绣的丝带,没有一丝标识和装饰。

    却比香奈儿高定秀的压轴超模有过之而无不及,所到之处所有目光都锁在她身上。

    车里的几个女孩同样瞬间被锁死了视线,齐齐扩大瞳孔。

    “我去我去我去,那姐妹是谁?太美了吧?要不是自己推着行李我就按女明星处理了。”

    “你确定女明星有这气质?”

    “看着眼生啊,京区没见过这位姐妹吧?”

    “她的半掌手套简直绝了好吗,嘶……就是看不出牌子啊。走走走先陪我去要个链接先!”

    林肯车门打开,几个女孩一连串下来朝着走出机场的女子小跑过去。

    脏橘色头发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子首先凑过去,卖了个讨喜的笑,“小姐姐你好美鸭,手套太好看啦,能不能分享一下链接?”

    “对啊,美女你也是京区人吗,还是过来旅游的?”

    柳应宁心中一晒。

    橙色头发的叫许楠楠,父亲开私人牙科,是个小角色,平时爱跟在柳应宁身边溜须拍马,认识很早的塑料闺蜜了。

    短发的叫林珂,家里有个4s店。

    面前这些人柳应宁都认识,当然不是因为看过电视剧,毕竟这些原著里的人和电视剧找的演员完全不同,她会记得大概类似于原主的一种肌肉记忆。

    她穿到了柳升如身上,思维能确定完全是属于她的,但她却奇异的看得懂原主擅长的法语,也能顺利的解开手机锁屏手势。

    原主曾经认识的人,她自然而然的也都认识了。

    其实刚才柳应宁一出来就注意到了这车人,手机里她们发来接她的微信也都看到了,但她懒得理。

    因为这几个塑料闺蜜没有好东西,柳应宁清楚的记得前世看到过的原著改编剧里,许楠楠整天粘着柳应宁,是靠着她认识了不少二代,还明里暗里拿走了她不少好东西。

    然而柳应宁去竞拍珠宝,这几个塑料闺蜜也是跟去偷偷叫价,一点点把价格抬到柳应宁的极限,还怂恿她必须拿下,让她花十倍不止的价格成交。

    说起来,就连柳应宁这庸俗的审美也跟这些人的恶意吹捧不无关系。

    于是柳应宁就打算装作没看见似的跟塑料闺蜜们擦肩而过。

    谁知道却被她们拦住要链接来了。

    也是没办法。

    柳应宁抬起头,用带着手套的手将脸上墨镜摘下,露出一个和煦的笑,“是我啊,你们跟我开什么玩笑呢这是?”

    面前几人反应了半秒,齐齐呆住。

    然后脸色全都难看到无以复加。

    柳升如长眉微微一扬,嘴角牵出几不可查的冷笑。(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