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腹黑墨王妃 > 第793章 单挑
    边定用这一剑诠释了他有没有资格与施浮丘一战,施浮丘也在承了这一剑的威压之后正视了边定,不再小觑于他凛然迎敌。

    两人的身影快若闪电,动若惊鸿。

    绝世高手的较量,一招一式,生死相拼,让围观的众位将士心驰神往,就连归顺跪地的那些叛军,也忍不住抬头看的如痴如醉。

    “渡鸦,他们两谁能赢啊,我看着好像不分上下啊。”燕江宏对着渡鸦问道。

    夏初去年化名衣刀,在赵家军营帐中照顾那会还是伤重的渡鸦之时,他与单翔鹏和邓启中时常前去蹭饭,和渡鸦也算混了个脸熟。

    虽然交谈的不多,但好歹一起经历了韩阳的那场大战,早已自诩是过命的兄弟。

    至于边定,曾经一人守了半边的城门,他们自然也是熟识的,眼下见着这般激烈的打斗,难舍难分之下,不免就朝着渡鸦讨教起来。

    渡鸦向来平淡的面色微微皱起了眉头,并未言语。

    反倒是萧慕白在旁低声开口:“你那小徒弟,不乐观呢。”

    另外的三人听到萧慕白这话,抓了抓后脑勺,他们看着城楼之下的二人,虽然都是杀意迸发,却到此刻也是有来有回,哪里就看出来边定不乐观了。

    “他不是我徒弟。”渡鸦矢口否认,说完之后骤然侧目看向萧慕白,眸底闪过一丝讶异。

    边定这段日子跟着夏初,别的本事没长,那轻功是突飞猛进,毕竟每日里都要跟着炽翼玩命的跑。

    原本他比施浮丘略低一筹,却仗着身轻如燕的优势,硬是将这一筹给弥补了上去。

    是以,在旁人看来,两人的击杀之间并不分伯仲,更没有上下之分。

    可是,萧慕白如何看出来,边定的局势并不乐观?

    连萧慕白自己都未曾发现,他的武功造诣进步神速。

    因为这段日子以来,他并没有需要施展武功的地方,胡国王宫内乱,在他决定收网的那一夜,就已经奠定了第二日的结果。

    胡宗玄当朝被捕,众臣前往胡王寝宫接驾,胡宗铭被册为储君,奉旨随他一起前往韩阳收复兵权。

    这一路同行的时候,胡宗铭曾经问过萧慕白,为何会对胡国出手相帮。

    他尚且还不知萧慕白是萧国的墨王殿下,只以为他是梁国的乔三公子。

    于他眼中,胡国内乱,对于梁国来说本也是件好事,最后无论是他还是胡宗玄胜出,胡国必定内耗严重,亏损极大。

    然则,萧慕白身为萧国的墨王殿下,自然是想要胡国在此时罢兵,莫要在韩阳城外牵制兵力了。

    当然,这个小九九萧慕白并没有如实说出来,只是意味深长又高风亮节的对他回道:“曾和胡王达成过君子协议,萧、梁、胡,三国暂时修好不起兵戈,虽只是一纸约定。然,君子践诺不远千里,理所应当。”

    胡宗玄被他的深明大义和丘壑胸怀感动的一塌糊涂,连连点头称是,屁颠颠的随着他一起来到韩阳收兵,以示三国盟约邦交之好。

    胡宗玄收兵之后,萧慕白带着渡鸦入城韩阳,寻了赵双全,带走了两万赵家军,其中的燕江宏,单翔鹏和邓启中听闻是要援军赵老将军主动请缨。

    萧慕白依稀记得他们和夏初的私交颇好,便是带了他们一起奔赴长源隘。

    自从他出了胡国王宫之后,与各地的书信也重新互通了起来,那时候方才知晓夏初失联了他的消息,直接从畨城赶往了渝城。

    夏初抵达渝城之后,发现镇守渝城的乃是乔三,而身处胡国王宫的萧慕白依然没有消息传出。

    可封坞的战况越发紧急,赵双全在韩阳的兵力又抽调不得,夏初便用了萧慕白留给他的金印,调动了去年援助韩阳的原班人马,六万的墨王骑兵和两万的步兵,带上了寒飒即刻启程。

    因为带的都是去年并肩作战过的将士,是以夏初索性又恢复了以往衣刀的模样。

    在赶往封坞的那条道上,夏初不禁心生感慨。

    去年他的生辰,便是在这一条道路上,从天亮走到了天黑。

    今年他的生辰,居然还是在这一条道路上,从天亮再次走到了天黑。

    一模一样的情境,一模一样的队列。

    只是身边,少了萧慕白……

    月上中天,子时将近的时刻,边定携着书信而落,映入眼帘的俨然是萧慕白清隽的字迹。

    行军的队伍暂停原地修整,夏初背抵大树缓缓打开卷曲的纸张,上面只有一句话:待我倾了天下,与你日暮天涯。

    夏初将那一纸寥寥几笔的手书贴在胸口,耳边似乎低语萦绕着萧慕白的声音,连带着那张纸上,似乎都沾染了他那份独特的清冽气息。

    倾了天下,日暮天涯。

    这句话还是他们最初互通心意,在梁国玉安宫的寝殿内,夏初对着他说的。

    当初还只是觉得,余生与此人相伴似乎也不错,眼下却是心怀感恩,万般庆幸,幸好是他。

    从始至终,都是他……

    晚风生凉,子时已过。

    风过处的树叶片片翻转,如同波浪。

    夏初的心,也像在波浪上起伏,翻腾着两心相印的欢好。

    可也不过是纵容了自己这短暂的一个时辰,便敛尽了心中的柔情和女儿家的娇羞,策马继续赶起路来。

    之后他们二人的书信中,除了对战事的策略谋划,再没有一句情话。

    双方各自心中都压抑了一件沉重的往事,却都没有和对方宣之于口,只待最后所有的事情了结,才能互相揭开强行压抑下的疼痛,彼此慰籍。

    是以,当他们二人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重新相逢的这一刻,夏初才会觉得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滞了下来,只有他们站在遥不可及的高空之上和城楼之下,看着彼此。

    虽然看不清彼此的样貌,却知道心中的所想如出一辙。

    他们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

    当萧言竣试图激怒萧慕白杀他被世人诟病,夏初之所以突兀的出手,是因为萧慕白不在乎的名声,她在乎。

    她爱他,所以希望他被簇拥包围。

    所以他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容不得半字污言。(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