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宋二娘的锦绣姻缘 > 第97章 他是谁
    愣了一下,宋简茹恍然明白她问的是什么,十三、四岁,正当时,不需要这么急吧,她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顺其自然。”

    小喜儿复杂的看了她眼。

    宋简茹却不以为意,岔开了话题,“新年间,公子应酬多,我们可以偷偷懒。”

    从正月初一一直到正月十五,宋简茹来到大宋朝这么久,第一次过了一段有吃有喝的清闲日子,赵熙经常不在府里,她也没去食肆。

    为何有时间不去食肆呢?一个是在留陈时,新年里,食肆几乎没有生意,倒不是人们都窝在家里,而是古人走亲访友喜欢在家里招待客人,去酒店的很少;二个,她想出去逛,赵熙不让。

    既然没什么生意,又不让出去,宋简茹就当给自己放假了,每天吃吃睡睡,到正月过半,她明显感觉自己又抽条了,不仅如此,肉眼可见的长胖了。

    “小喜儿,你看我这么胖,衣服都显瘦了,可怎么办?”她发愁。

    “茹姑娘,你胖了一点,更好看了。”小喜儿笑的一团和气。

    没办法勾通,宋简茹瞪她一眼,“我的衣服瘦了,我的手艺不好,最后还不是你帮我做衣服。”

    “那就做呀,反正我有空。”小喜儿乐呵呵的根本不以为意。

    “不跟你说了,今天是上元节,我早早就跟英娘他们约好了一起去看灯。”

    “还去皇城吗?”

    “不去了……不去了。”宋简茹现在对皇城有心理阴影了,“去食肆附近的灯街凑个热闹就可以。”

    “也好。”郡王不喜茹姑娘出去,小喜儿笑眯眯的点头。

    两人选好衣裳,收拾一番就让小吉儿驾车去食肆。

    大约十点多,马车就到了食肆,食肆门口人来人往,门童根本忙不过来,宋简茹与小吉儿一起绕到后巷,把马车停在了马棚里。

    “茹姑娘,还没到晌午吧,人怎么这么多?”小喜儿感叹。

    过了年就没出来过,宋简茹也不了解情况,她没想到京城正月里出门吃饭的人这么多,果然就是大都市,跟留陈那样的小地方还真没可比性。

    三人从后门进了食肆,里面的繁忙热闹的景象比外面更堪,小柱子看到宋二娘过来,抽身跑过来,“二娘,你来啦。”

    “人怎么这么多?”

    小柱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从正月初二开门,一直忙到现在。”

    “正月初二?”

    “是啊。”有客人在叫,小柱子要去招呼,“二娘,你去掌房坐坐吧,别的实在没地儿。”

    宋简茹点点头,“你赶紧去忙吧。”

    “那我去了。”小柱子话还没说完,人如一阵风一样旋走了,真是忙。

    宋简茹转脚想去账房,想想还是转一圈吧,作为东家之一,总得了解一下铺子的具体情况。她穿过人挤人的过道,出了食肆正门,走到专门外卖与卤味的窗口。

    宋家三姐妹忙得双手就差飞起,玲娘靠在窗口最前,与外面的客人直接对接,不停的朝里面报客人要的东西,“盐水鹅半只,切分两盒带走……卤味肥肠一份,切小段带走……半份凉拌海带丝……卤牛肉二两……”

    感觉有人看她,宋玲娘抽空抬头,“二姐……”惊喜的朝她招手,连生意都不做了,就要从柜台里出来。

    宋简茹连忙摆手,“先忙,先忙。”

    “噢噢……”

    小喜儿道,“茹姑娘我去帮忙。”

    “不要吧。”宋简茹不好思让她帮忙。

    “没事。”小喜儿欢欢喜喜的绕过门进去帮忙了。

    小吉儿笑嘻嘻的问,“要我帮什么忙?”

    宋简茹摇摇头,“不要。”她准备进门去找梁叔,转身之际,居然看到了席慕白,刚想上前打招呼,他身侧有人跟他说话。

    她仔细看了眼,好像是年前一起去包间吃饭的徐公子,既然他们有事,她就没上前打扰了,转身走了侧门进了食肆。

    人满满的大厅里,小钱儿正在跟伙计们说什么,一抬眼看到了宋二娘,匆匆交待了两句,就朝她跑过来,“二娘,来了怎么不说声。”

    “每天都这么忙吗?现在还没有到饭点。”宋简茹问。

    小钱儿点点头,“嗯,而且大部分是有钱的客人。”

    这真是让宋简茹没想到,“这里不是公租房吗?”

    “是啊?”

    “那……”

    小钱儿嘿嘿一笑,“这个等下跟你说。”他说,“你再不来,我也要去找你了。”

    “找我,怎么啦?”

    “这两天有客人嫌我们的菜老三样,要换新花样,正想找你换换菜谱。”

    原来是这样,宋简茹笑道,“好啊,那我现去就去厨房,看看大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好咧。”解决了一个难道,小钱儿高兴极了,“你是不是想找梁叔?”

    “嗯。”宋简茹点头,“他人呢?”

    “正在跟供应肉的几家铺子谈送货的事情。”

    “哦。”

    小钱儿看出宋二娘眼中的担心,靠近她,小声道,“别担心,乐安郡王送过来的采办很有一手,有他在梁叔身后,能搞得定。”

    宋简茹注意到小钱儿的话内之意,这个采办没有越过梁叔,而是辅助梁叔,他这么服贴,难道赵熙关照过什么?不是她不相信梁叔有这样的能力驾御住他,而是事实如此。

    宋简茹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到了厨房,大厨看到他,如同看到了救命星,“小东家,客人们开始嫌菜式花样少了,我正想让梁掌柜请你过来,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宋简茹点点头,问,“我们现在的招牌菜是什么?”

    大厨眨眨眼,想了想,“芙蓉肉?羊蝎子汤?鸡公煲?……我……我也不知道。”他被宋简茹盯得不好意思了。

    宋简茹深吸口气,“杨大厨,你希望自己的名号能在小食肆圈子里排上名号吗?”

    “想,当然想。”杨大厨豪气的拍拍心口,“这是每个做厨子的理想。”

    “那你告诉我,你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脆皮烧鹅。”大厨小声道,“这道菜还是去年你教我做的。”

    宋简茹一面看向胖墩厚实的大厨,一面在脑海中思量宋记的招牌菜,食肆的定位很重要,招牌菜当然更重要,这可是食肆存在于江湖的硬件。

    她想了想,大宋以羊牛肉为贵,以羊牛肉为主打的大小酒楼数以千计,要是宋记再也羊肉为招牌,没有吸引人的地方。

    除了这两个,再就是猪肉了,但是大宋人以猪肉为贱不屑吃,最著名的例子便是顶顶大名的苏东坡,他上任杭余一带,为了能让当地民众吃肉,创出一道名扬千古的——东坡肉。

    家禽三牲以鹅为首,如若以鹅肉为主打,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灵动之际,她打了个响指,“宋记就以你的脆皮烧鹅为主打招牌菜,这道菜以后不受季节、时令的影响,每天只供十只。”

    “这样能行吗?”各个酒楼都有主打招牌菜,都会限量供应,大厨对小东家做法没有异议,他是不相信自己的厨艺。

    “你指什么不行?”宋简茹好像洞悉了他的心思。

    三十多岁的大胖子不好思的涨红了脸,“我……我的厨艺……”

    “要是对自己没信心,那就天天练,一直练到客人吃了一只还想再吃的境界。”

    脆皮烧鹅是后世天朝某省名菜,它以整鹅去翅和头烤制而成,成菜腹含卤汁,滋味醇厚,将烧烤好的鹅斩成小块,其皮、肉、骨连而不脱,入口即离,皮脆、肉嫩、骨香、肥而不腻,是一道卤与烤相结合的绝佳美味。

    要想做好这道卤与烤相结合的美味,没有天赋与勤奋练习是做不好的。

    “我说过,只要菜受客人喜欢,除了月银,还会有另外的奖金。”宋简茹抛出重饵使其努力。

    “是是,我一定练,把它练成宋记的招牌菜。”

    宋简茹点点头,“有什么食材,我再教你两个食谱。”

    “好咧,小东家。”杨大厨就等着这句话呢,连忙高兴的拿食材。

    过年时节,人们避不开肉,可要做出新意味道好的肉,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宋简茹沾了后世美食横生的光,会做不少。

    今天她就拿出了一道古老肉,又叫糖醋咕噜肉,用去骨的精肉加调味与淀粉拌和制成一只只大肉丸,入油锅炸至酥脆,粘上糖醋卤汁,其味酸甜可口,非常的开味,对于食之精烩的有钱人来说,真是一道相当开味的菜了。

    果然,宋简茹这边刚做出来推荐出去没一会儿,就有客人点第二盘。

    “告诉客人,食材有限,每桌只能点一次。”

    “要……要是客人生气怎么办?”来的可都是权贵,小柱子不敢得罪。

    “让钱管事去说。”

    “哦。”小柱子找小钱儿去了。

    第二道,宋简茹教了大厨一道素菜——文思豆腐。

    一道天朝江淮地区有名的传统名菜,它选料极严,刀工精细,软嫩清醇,入口即化,清淡宜人又有营养,特别适合老人与孩子吃。

    “这道菜特考刀工,希望杨大厨能切到豆腐细而不散、神聚而美感。”

    小东家随便露两手就让杨大胖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小东家你放心,我会天天练的,直练到无人能超越。”

    这话说得宋简茹爱听,她竖起大拇指:“只要杨叔你有这样的决心,我相信成为大厨,你指日可待。”

    “小东家,你……你过奖了。”杨大胖子还不好意思上了。

    “好好做。”宋简茹点点头,“这次就教两道,上心了,一定要把脆皮烧鹅做成我们宋记的招牌。”

    “是,小东家,我一定会的。”有钱拿,还能成名,谁不想,杨大胖的干劲越发大了,全身心的投入到做菜大业中。

    宋记某包间,席慕白听完徐文俊的话后,久久没吱声。

    他再次开口:“我也没想到,事隔十年,我还能认出那个添哥,悄悄让人跟踪过去,没想到看见了那个笑如月牙的小女孩。”

    “笑如月牙的人很多。”过了年,初二群臣宴上,谢昭请圣上给失踪的嫡小姐赐婚,没想到圣上竟答应了。

    方沐霖不得不加快找妹妹的步伐,连着席慕白一起都很抓紧。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那添哥真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席慕白思量再三,“那就见见。”

    “怎么约?”徐文俊问,“绕过添哥夫妇直接跟那小娘子见面吗?”

    “嗯。”在没有确认之前,他只想见见那个小娘子。

    “好。”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两人拿起筷子吃饭。

    半个正月没有正儿八经的上厨房做过菜,宋简茹的兴致来了,做了十多道菜被小二端走了,不过到底是年纪小,又是女人,体力还支不住,把位子让给了大厨。

    “你来吧。”

    “多谢小东家。”杨大胖站在她身后,又偷师不少,笑得眼不见缝。

    “好好做。”

    “是,东家。”

    不知不觉中,宋简茹后世精英的气质上来了,她扫了眼厨房,按现在食肆的经营情况,她要把后厨改动改动否则适应不了现在的经营状况。

    刚擦完手,小钱儿进来了,“二娘,有客人点名要见你。”

    “……”她一脸纳闷。

    小钱儿懂她的不解,“我也不知道客人是怎么知道菜是你做的。”

    谁?难道是席慕白,他竟能吃出菜是她做的?感到不可思议,摇头失笑,那嘴可真够叼的,“走吧,带路。”

    “哎,好咧。”

    仍是上次那间——宋记第一包间,整个墙面已经被文人墨客题满诗、画满画,已经成了这一区域的名包间。

    半个月前,席慕白找到租住的地方,因赵熙过来接人,她都没机会跟他说上话,没想到他又来食肆了,还带着上次来的公子。

    宋简茹整理了一下衣裳,小钱儿推开门,她浅笑甜甜的入进了包间,一个抬眼,与一双深沉潋滟的双眸遇上。

    竟不是席慕白。

    她看向小钱儿。

    “小东家,就是这位客人点名要见你。”

    宋简茹一脸蒙,看向眼前贵公子,紫玉冠束发,眉如远山,狭长的瑞眼含着笑意,一袭紫衣衬得他风流雅致,坐姿挺拔散发出沉稳内敛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好像在那里见过。

    小丫头年纪不大,一身过于简洁清素的打扮,没显寒酸,却凸显她的清灵透秀,大概刚才在厨房里忙活吧,额前的刘海有些乱,有几缕乱发粘在鬓角,明明未施脂粉,脸颊却泛着粉意,一双月牙带着探究思索看向他。,男人端起酒杯小啜一口,放下杯子:“这么快就忘了?”嘴角勾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是……”宋简茹实在想不出他是谁,扫了一眼桌子,她刚才在厨房做的十多道菜,竟都在他桌子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