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一朝花事尽 > 第171章 被迫相亲
    “今日花朝节,朝中四品以上官员家中未出阁的女子都来花会了,你既已来了,我便带你去瞧瞧,若是有看上眼的,我便替你赐婚。”

    沈著大吃一惊,“陛下,臣……臣还未有娶妻之念啊……”

    “你姐姐若还在世,你这般年纪还没娶妻,她岂不着急?”凌励瞥他一眼,放下手里的茶盏站起身来,“今日我便替你姐姐做主了。你且随我来!”

    沈著万万没料到,自己竟被迫在花朝节相亲!

    他跟在凌励身后,垂首愁眉想该怎么找借口推辞赐婚,方走了几步,凌励便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摇头道:“你说你,来西溪行宫怎么也穿朝服?”

    “臣……”沈著正欲开口辩解,凌励便已开口道:“满福,去将朕的袍子选一件来,替沈大人换上!”

    “陛下,这可使不得。”沈著急忙劝阻。

    “放心,放在这行宫中的,都是些寻常衣物,没有帝制印记。”

    片刻后,沈著更换了一身月白襕衫走出来。他身型比凌励要瘦许多,穿上凌励的衣袍,松乏宽大,到越发显得清隽飘逸。

    “微知是读书人,穿上这士子襕袍,果然比我这一介武夫好看。”凌励点头赞道。

    沈著忙道:“陛下的英挺魁伟气势,无人能及。”

    凌励摇头笑了笑,“走吧,我们边走边聊聊整饬吏治的事。”

    说到政事,沈著便松了口气。他最是怕凌励带着他,让他一个个观看点评参加花会的女子,给出结论。只要是谈政事,他有信心将凌励的注意力从相亲这件事上转移开来。

    君臣两人,一个高魁英挺,一个风雅俊逸,他们的身影一出现在宫苑之中,反倒成了官家女子们驻足围观点评的对象了。一路有宫人给凌励请安行礼,官家女子们知晓新帝在前,也不敢造次靠近,只是纷纷借着走廊、假山遮掩,隔着花篱、草木屏护,窥看两人的行止。

    “陛下,前面是百草阁,许多官家小姐在里面斗草、斗蛐蛐儿,陛下是否要进去歇息?”满福提醒道。

    “穆妃也在里面,我们进去看看吧。”凌励嘴角牵起一丝笑意,抬步走上了石阶。

    “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草阁中女子听闻皇帝驾到,一个个慌忙丢下手里的小玩物,齐刷刷跪地朝凌励行礼。

    凌励的目光逡巡一圈,竟未看见舒眉的身影,他不由皱眉问:“穆妃娘娘呢?”

    “回陛下,娘娘今日不曾来过百草阁。”在百草阁负责侍奉的宫人顾嬷嬷抬头答道。

    凌励一怔,“那玉瑶公主呢?”

    “玉瑶公主一直陪着徐太妃在芍药园的花厅里玩叶子戏,也未曾来过。”

    凌励的脸色便暗了几分,“谁知道穆妃去哪儿了?”

    “陛下,臣,臣女一刻钟前在后山的药圃见过娘娘……”

    凌励转身便出了百草阁,穿过一道月门,大步朝后山的药圃走去。

    沈著不知是否该跟着一起,犹豫之后,终究还是跟着去了。

    “这株很奇怪啊,叶子是五瓣的,这白花也是五瓣的,是什么啊?”

    “娘娘,这是从呼罗珊一带传来的苏合香木,极是珍贵。”

    “这白花挺好看,”舒眉凑近花树嗅了嗅,“这香味也挺独特……”

    柏安一把拉开她,“娘娘,这些可都是药材,有些花粉会让人起疹子的,不能凑得太近!”

    凌励带着沈著、满福,刚刚踏进药圃,便看见了两人在花树下的这一幕。凌励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骗自己说是和玉瑶公主在百草阁斗蛐蛐儿,结果,竟是和柏安单独在一起……

    “臣见过穆妃娘娘!”沈著当即大呼一声。

    柏安一把放开了拉着舒眉的手,待回头看清凌励,当即便跪地行礼。

    “你们是在做什么?”好一阵,凌励才压下心底的不悦,开口道。

    “花会有些无聊,臣妾让柏大夫教我认识些药材。”舒眉对凌励的不悦视若未睹,她朝沈著笑着点了点头,“沈大人今日也来了?”

    沈著躬身道:“回娘娘,一个自称是臣侄女的女子混入了行宫,陛下命臣前来相认。”

    “结果如何?”舒眉瞥了眼凌励,见他唇线紧抿,一脸不悦,反倒朝沈著走了几步。

    “此女子行迹可疑,臣不欲相认,陛下已答应将其逐出京都。”沈著垂首答道。

    “沈大人为何不想相认啊?臣在《洗冤集录》看到过合血之法……”柏安一脸热忱的给沈著推荐认亲方法,一抬眼便与沈著瞪视的目光相接,他不由得愣了一下,生生的止住了话头。

    正是气氛尴尬古怪之时,正好董月娇命人来请凌励,说设在群芳馆的百花宴即将开席了,请陛下前往赐酒。凌励便一挥衣袖,转身朝外走去了。

    百花宴开宴,参加花会的众人皆要赴宴,沈著等人便也都跟着前行了。

    几人同行无话,也颇为尴尬。经过百草阁时,沈著便道:“不知为何,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眼熟……”

    舒眉便笑了,“沈大人忘了么?隆和二十六年的花朝节,你在这里和我斗蛐蛐儿,输得那叫一个惨啊。”

    “我与娘娘斗过蛐蛐儿?!”沈著一脸惊讶。

    凌励也不由得驻步回头看向两人。

    “你当时不服输,还说回家让你爹爹寻几只骁勇善战的将军虫,改日再去御史府邸找我决战。可后来我们一家就搬去安源了,也不知你找过我没有……”

    “你,你就是御史大夫家的那个葱葱儿?!”沈著惊道。

    “当时我阿爷正在御史大夫任上。”舒眉点头笑道,“可你为何叫我葱葱儿?”

    “你那日穿了一身葱绿的短襦,手臂极白,看起来就像一棵葱……”沈著热切地回忆着往事,待一转首看见凌励的表情,当即垂首道:“臣,臣失礼了。”

    “无妨。其实上次在草坡子镇,我便认出你了。”舒眉黯淡了语气,“只是怕回忆往事,惹得沈家哥哥你伤心,没敢告诉你。”

    沈著心中一时波澜起伏,却因有凌励在旁,他无法言说。

    而凌励此刻,心中越发不悦,柏安的事他还未想好怎么处置,竟又冒出一个青梅竹马来了。自己与她是在十四年前的今日相遇,到没想到沈著竟也是同日与她相识。他与她,相处的时间竟还比自己更长……

    “闲言少叙,大家还等着开宴。”

    凌励上前一把拉住了舒眉的手,板了脸朝群芳馆走去。舒眉想要挣脱,两人的手在袖中暗里争斗一番,舒眉终究落了下风,只得任他握着了。(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