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房婕能想到的问题,梁叔自然也想到了,却束手无策,只是焦头烂额的走来走去,嘴上不停的念叨着:“这下麻烦大了,这下麻烦大了,这群不省心的娃!”

    房婕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而是提出建议:“梁叔,还是尽早准备救援吧,做好最坏的打算,别耽误时间了,我们不能再等了,我们多等一会儿,他们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呢!”

    闻言,梁叔还是有些犹豫。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点了点头:“行吧,我发个通知,让村里的汉子们来村委,一起去山上找他们。”

    语毕,梁叔便转身去了广播室,几人就站在原地等他。

    不一会儿,便听到村子里响起了梁叔的广播室:“村里各位在家的老少爷们,请立刻来一趟村委会,有事相商。村里各位在家的老少爷们,请听到广播通知后,来一趟村委会,有事相商。”

    在梁叔发广播通知的时候,便已经有住得离村委会近的村民们赶过来了。

    很快,站在门口的房婕几人,便迎来了听到广播通知后赶来的第一个人。

    这是个中年汉子,皮肤有些黑,但是十分高大魁梧,并且嗓门也大,人还在屋檐下没进来,声音却已经先到了:“梁叔,这么大雨,要商量什么事啊?”

    随着声音的落下,汉子也终于收好了雨伞,看到了房婕几人,然后愣了一下,但是因为不认识,所以也没有主动和他们说话,只是目光却时不时的在他们身上打量了一番。

    而房婕也在暗中观察他,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发现,他打了伞,也还是淋湿了,可见雨势有多大了。

    思及此,她更是觉得救援一事,刻不容缓。

    在她思考的时间里,又来了一个听到广播通知后赶来的人。

    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人,待梁叔从广播室里走出来时,大厅里已经站了差不多一二十个,或年轻,或中年的男人。

    而梁叔一出现,便被这些男人给围住了:“梁叔,这么大的雨,您把我们大家伙叫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

    梁叔便长话短说的,将学生们过来春游,但是却因为下雨,迟迟没有下山的事情告诉了大家伙。

    好在,这个年代,民众都是善良淳朴的,在得知几十个年轻学生被困在山上后,没有一个推辞的,立刻便答应了去山上寻找他们一群人。

    眼看众人打的打伞,穿的穿蓑衣,立刻就要往山上去,并且梁叔自己似乎也要去,房婕赶忙上前阻止了他:“梁叔,您可不能去,如果这些叔伯们这次上山,还是没有找到他们的话,可能还得麻烦您联系外面的帮助了。”

    想想,梁叔觉得她说的也对,也是停下了脚步,而是叮嘱要上山的众人:“大家注意安全!”

    然后目送着他们离去,而房婕等人也跟着留了下来,一起等待消息。

    又一个小时过去,正当几人焦急的等待时。

    雨幕中,一道身影逐渐靠近。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听到广播后,第一个赶到村委会的那个汉子,房婕等人立刻便迎了上去,追问情况:“大哥,山上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我们那些同学?”

    那人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才问道“梁叔呢?”

    房婕回她:“在里面呢。”

    从这些人一走开始,梁叔便时时刻刻的待在办公室里,做好了只要没有任何消息,或是雨势继续加大的话,就和县里联系,让他们派人过来帮忙搜救的准备。

    此刻,这个人的到来,给梁叔焦急的内心,带来了一丝希望:“山上的情况怎么样?”

    那人如实回道:“没有找到同学们,情况很不好,山上有山洪,而且原来上山的山路,靠山崖的地方,塌方了,现在根本进不去。其他人只能试图绕路,我是特地回来跟您说下情况的。”

    山洪、塌方。

    不论是哪个,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偏偏还两个消息一起,情况不仅是不容乐观,简直达到了祸不单行的地步。

    在场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都是无比的沉重。

    进山的路塌方堵住,这也就意味着,同学们很可能没办法原路返回,云雾山很大,如果不是有当地的村民带路的话,光凭他们,根本不可能自己找到正确的路,绕道回来。

    并且,路被堵,虽然他们可以绕路进山,可势必要浪费许多的时间。

    再加上山里那么大,一时半会儿的,肯定也没办法找到他们,那这就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今晚要在山上待一晚上。

    呆一晚上,事物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山上还有山洪,有各种不知名生物或动物的威胁,很有可能遇上危险,更甚至,如果雨一直不停,并且继续保持或者加大的话,那他们的处境只会更艰难、更危险!

    想到这里,房婕赶忙会梁叔道:“梁叔,还是请求县里帮助,让他们帮忙找人吧。”

    一晚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房婕能想到的情况,众人也都想到了,心中不禁都有些慌。

    梁叔更是立刻点头答应:“好,我现在就去联系。”

    然后又看向那个男人,对他道:“你让大伙绕路在山上找找,天彻底黑下来以前回来,不管有没有找到,还有就是注意自身安全。”

    “好的梁叔。”答应后,男人转身就要走。

    但房婕立刻便叫住了他:“大哥等等。”

    男人回头,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是还有什么事吗?”

    房婕几步靠近他:“我和你一起去。”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首先提出反对的,就是周娟:“不行!”

    而梁叔也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现在这个时候,上山太危险了,你还是在这里等吧,说不定其他人很快就能被找回来了。”

    然而,房婕还是坚持:“我还是跟着一起吧,万一真的遇上了,我也能帮得上忙,我带了很多药品和吃的。”

    说着,她又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几袋饼干,递给周娟:“你们就留下吧,梁叔,麻烦您安排下他们三个的住宿吧。”(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