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N次元 >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罚酒 > 番外5.2 南柯一梦
    很快,榎本梓就把三杯额外加冰的冰美式端了上来。</p>

    降谷零先是道了声谢,随后认真地对榎本梓说:“小梓小姐,可不可以拜托你去超市买点明天要用的淡奶油?”</p>

    “啊?”</p>

    榎本梓很快反应过来,连声说好。</p>

    虽然她也很好奇这两个人找安室先生是为了什么事,不过既然安室先生不想让她留下,她就提早下班好了。刚好制作吐司面包的面粉也剩余不多,她干脆顺便采购。</p>

    榎本梓离开后,降谷零在门口挂上了“打烊”的牌子,重新回到了角落里的座位。</p>

    “hiro你……”最终还是降谷零先忍不住开口了,他看向信繁,眼中隐隐含着期待。</p>

    信繁在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很同情这里的降谷零,可有些事实他必须告诉他。</p>

    “我是诸伏景光。”信繁先是确认了降谷零的猜测,可没等他露出惊喜的表情,信繁便又说,“但不是你认识的那个诸伏景光。”</p>

    降谷零愣了愣神。</p>

    信繁将自己的经历捡着重点讲了一遍,然后道:“在我们的世界里,组织已经覆灭了。我们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庆祝胜利一周年。”</p>

    降谷零的神情有些恍惚,显然他一时间无法接受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p>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经历过一次,信繁也很难相信他竟然又穿越了。</p>

    “已经胜利了……”恍惚中,降谷零的神情染上了一些释然和惋惜,“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们一定会胜利。”</p>

    即便胜利发生在另一个世界,降谷零还是真心为信繁他们感到高兴。</p>

    这证明组织并非不可一世无法战胜的存在,他们最终一定会败在红方的联手之下。</p>

    “那景光……”降谷零心中尚存一丝希冀。</p>

    既然信繁的世界诸伏景光还活着,在他的世界里,同样的奇迹有没有可能再次发生?</p>

    信繁垂下头,沉重地说:“我不知道。五年前假死时,我的‘尸体’被朗姆带走,并没有销毁。”</p>

    他没有彻底击碎降谷零的希望,但还是理智地告诉他希望有多么渺小。</p>

    “这样啊。”</p>

    意识到这个世界的诸伏景光极有可能真的牺牲了,诸伏高明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信繁。</p>

    他这时才发现还能看到弟弟是一件多么来之不易的事情。</p>

    他差一点也要永远失去景光了。</p>

    不过诸伏高明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端起咖啡杯,猛喝了一大口。</p>

    “喵呜~”</p>

    之前那只三花小猫不知何时竟然跳到了信繁的腿上,并顺着衣服爬上了肩膀,此时正贴着信繁喵喵叫。</p>

    信繁觉得有趣,连忙把小猫抱在怀里,笑着问降谷零:“它叫什么?”</p>

    原谅他不清楚的记忆,他只记得波洛咖啡厅有只猫,却不记得猫的名字了。</p>

    “我们叫它大尉,是一只稀有的三花公猫。”降谷零回答道。</p>

    ……</p>

    没有接到人的降谷零并未在机场停留,他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第一时间朝毛利侦探事务所赶来。</p>

    当然,迎接他的也是一间陌生的波洛咖啡厅。</p>

    “hiro,有点奇怪,我怀疑……”因为刚进门没看到降谷零,还以为店里只有熟人的降谷零直接表达了自己的困惑。</p>

    不过很快他就正面碰到了降谷零。</p>

    嗯,降谷零和降谷零的第一次碰面。</p>

    两人简直就像是照镜子一般面对面。</p>

    降谷零震惊状:“!!!”</p>

    他非常肯定自己绝对没有一个长得如此相似的同胞兄弟,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易容了。可尽管如此降谷零还是很惊讶,因为精通易容术的他居然没在这个人身上看出任何端倪,就连神情都和他一模一样!</p>

    “怪盗基德?”降谷零不禁开动脑袋瞎猜道。</p>

    其实他也不算瞎猜,毕竟贝尔摩德已死,工藤有希子的易容水平还没有这么出神入化,唯一的可能就是得到黑羽盗一亲传的黑羽快斗了。</p>

    降谷零:“???”</p>

    他万万没想到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见面是这个样子的,更没想到居然会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口中听到怪盗基德的名字。</p>

    信繁连忙站出来,向zero解释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p>

    “哦。”降谷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p>

    恍然大悟个……*啊!</p>

    信繁有些头疼,他只能放任两个降谷零自己去解决他们之间的事情——刚好还没打到boss的降谷零也想和早已通关的降谷零探讨探讨人生——而自己则打开手机给灰原哀打了个电话。</p>

    十秒钟后,电话接通。</p>

    灰原哀显然也没搞清楚状况:“哥哥,我们还在机场。情况有点不对,我们在转盘这里找不到托运的行李了,而且牌子上也没有我们乘坐的航班。”</p>

    信繁今天第三次解释情况,并对灰原哀说:“志保,你们先打车来毛利侦探事务所,到了再详说。”</p>

    “好的……等等,赤井秀一你又想干什么?”</p>

    电话对面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太友好的事情。</p>

    几分钟后,灰原哀才又拿起手机:“哥哥你说的对,我们刚才碰到这个世界的赤井秀一了,他见到我姐姐有点……嗯,总之我们会把他也带过去的。”</p>

    其实这个世界的赤井秀一还是猫哥的皮肤,但耐不住原来世界的赤井秀一也曾扮演过冲矢昴。看到猫哥,灰原哀还以为赤井秀一专门易容意图对宫野明美不轨,立刻就生气地跑过去了。</p>

    等两个赤井秀一和宫野姐妹出现在波洛咖啡厅的门口,信繁看到冲矢昴的衣服上全是咖啡渍。</p>

    对此,始作俑者灰原哀一脸正义凛然:“他鬼鬼祟祟接近我姐姐,我手里的咖啡一时没拿住……”</p>

    信繁忍不住笑了起来。</p>

    惨,这个世界的赤井秀一太惨了。</p>

    赤井秀一无奈苦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明美……”</p>

    “是宫野小姐。”另一个赤井秀一义正严辞地纠正道。</p>

    信繁:“?”</p>

    连自己的醋都吃的吗??</p>

    宫野明美哈哈笑了起来,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早已领了便当,于是调侃道:“是不是也该请那位宫野小姐过来?”</p>

    赤井秀一神色一僵,只是表面还维持着冷静:“明美她已经被组织处决了。”</p>

    信繁不知道赤井秀一是如何看似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因为饶是他们这些旁观者都能隐隐察觉到赤井秀一忍耐的痛苦。</p>

    波洛咖啡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p>

    相比于这个世界,他们真的都太幸运了。</p>

    最大的敌人已经被消灭殆尽,而最在乎的人还在身边,共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共同沐浴着同样的阳光。</p>

    何其幸运!</p>

    最终还是信繁率先出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好了,我们今天齐聚毛利侦探事务所,本来就是为了庆祝胜利一周年。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不如就在波洛咖啡厅开庆祝会吧,也许一会儿还有其他熟人抵达。”</p>

    降谷零也在一旁附和:“松田之前说学校有事,他可能得晚一点到。”</p>

    降谷零幽幽地看了过来:“松田阵平?”</p>

    降谷零面色一僵,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这个世界的松田阵平恐怕也是真的牺牲在摩天轮上了。</p>

    “咳咳。”降谷零用咳嗽掩饰尴尬,并痕迹明显地转移话题,“说起来,我这里或许有你们需要的情报。”</p>

    降谷零和赤井秀一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p>

    对啊,通关的巨佬就在眼前,他们这些还没杀到大结局的萌新当然应该取取经。</p>

    组织和组织也是不一样的,但组织毕竟还是那个组织,就算这里的朗姆没有那里的朗姆丧心病狂,降谷零他们提供的情报对于降谷零他们而言依然无比珍贵。</p>

    那一夜,波洛咖啡厅通宵敞亮。</p>

    那一夜,高亢的歌声久久不能停息。</p>

    那一夜,满地的啤酒瓶诉说着友谊与支持。</p>

    那一夜,毛利小五郎足足下楼敲了三次门。</p>

    可无论大叔多么不满于楼下的热情,那一夜,聊天不止、歌声不止、吹牛不止、痛哭不止、欢笑不止……</p>

    希望,也不止。</p>

    正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挣扎沉浮的游人,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狂欢释放压力。</p>

    酒醒了,活在世间的人才发现,这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p>

    降谷零有些恍然地望着波洛咖啡厅的一地狼藉,他缓缓攥紧掌心,流露出遗憾和自嘲的神色。</p>

    就在这时,降谷零的目光落在了桌上的一张便签之上。</p>

    他连忙将它捡起。</p>

    只见便签上用圆珠笔写着一行字:</p>

    【zero,无论何时都请不要怀疑自己,而且,我们永远在你身边。——h】</p>

    看着那个熟悉的“h”,降谷零不知何时竟已泪流满面。</p>

    这是诸伏景光的笔迹,这是诸伏景光的笔迹!</p>

    哪怕时隔多年,哪怕他们都经历过成为卧底的训练,他依然能认出景光最初的笔迹。</p>

    梦并非梦。</p>

    足矣。</p>

    70</p>(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