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小妖精她无法无天 > 第175章 寒爷太有耐力
    在苗欣毫无章法的一番狂轰乱炸下,

    寒爷先是出现了短暂的懵逼,

    然后,竟捧着苗欣的脸,

    强行把苗欣拽了下来。

    苗欣正咬着他的嘴唇,

    生怕被寒爷扯开,

    索性在牙齿上下了死力气,

    寒爷痛得闷哼一声,身体抖了抖,

    却没有放弃。

    为了让苗欣松口,

    他用左手将苗欣的双手反剪到身后,

    右手钳住苗欣的下巴,用力一捏,

    苗欣疼得直冒眼泪,不得不松开他。

    想到自己被寒爷用武力强行扯下来,

    他该有多嫌弃她啊?

    苗欣本来委屈生气里有部分在演戏,

    可现在,

    开始真伤心了。

    “呜呜……”眼泪鼻涕同时往外冒,她的小嘴一瘪一瘪地控诉:“大叔是坏蛋,

    是冷血动物,

    是没有心的王八蛋!

    我再也不要理大叔了,

    再也不要跟大叔说话,

    我诅咒大叔一辈子都找不到女……”

    “谁的错?”寒爷突然开口,声音冷得像冰。

    苗欣吓得身子一抖,

    哭声没了,

    控诉也没了,

    眼泪水却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疯狂往外冒。

    大魔王这个坏人,

    居然凶她?

    太差劲儿了,

    她都这样哄他了,

    就差把自己剥干洗净,躺下等着他来嘿嘿嘿,

    他却依然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到底要她怎么样嘛!

    “很委屈?”寒爷又问,

    声音比刚才还要冷。

    苗欣生怕再不回应,大魔王会把她扔下去,

    抽抽噎噎道:“我知道我不该跟陆子轩搂搂抱抱,

    可是,

    刚才真的是误会……”

    “误会到,让他亲你?”

    苗欣:“……”

    她是不是被寒爷带到沟里了呀?

    什么叫“让他亲”?

    “我没让他亲,

    也没让他抱我,

    是他自己……”

    “你的拳头是摆设?”

    苗欣:“……”

    好吧!

    还真是摆设,

    如果当时她对着陆子轩的脸抡两拳,

    陆子轩肯定招架不住。

    但是?

    “那不是没反应过来吗?”

    “你跟他在做什么,

    投入到他抱你、亲你都反应不过来?”

    “我……我……”苗欣“我”了两声,还是选择了沉默。

    要是让大魔王知道陆子轩当时正向她求婚,

    大概现在就会冲过去杀了陆子轩吧?

    她倒不心疼陆子轩,

    但因为一个莫名其妙不相干的人,

    让寒爷手染鲜血,

    好像不太划算。

    苗欣的不解释,在寒爷眼睛里就是心虚,

    寒爷火气更大。

    “苏秦!”

    “啊……在!”被寒爷咬牙切齿地点名,苏秦吓得差点滑到副驾座位下面去。

    “给我湿巾。”

    “哦哦,好,湿巾,湿巾。”苏秦赶紧把储物箱里的一整盒湿巾全部递过来。

    苗欣还没意识到寒爷要做什么,

    整个人已经被寒爷摁趴在了腿上,

    而她的脸,却被寒爷强行抬起。

    这个姿势难受得不行,

    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不说,

    苗欣觉得,

    脖子都快仰断了。

    可是寒爷却抓了一大把湿巾,掬起她的下巴,

    对着她的脑门狠狠擦下来。

    他用的力气极大,

    刚擦了一下,

    苗欣就“咝”地倒抽了口凉气,

    可平时她稍微有一丁点儿头疼脑热,都坐立不安的寒爷,

    却像是根本没听见,

    又在她额头上狠狠擦了几下。

    苗欣觉得,

    脑门上的皮都要被寒爷擦破了,

    疼得龇牙咧嘴、大喊大叫:“啊!

    寒爷,疼,疼!”

    大约苗欣叫得实在太惨烈,

    寒爷终于丢掉湿巾,

    冷声命令道:“苏秦,

    你和司机下去!”

    “嗯?啊?”苏秦一脸懵逼,

    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司机硬拽下了车。

    司机十分体贴,

    下去之前,

    还专门把遮阳板和窗帘全部降了下来,

    苗欣心里刚打了个突,

    寒爷便狠狠吻下来。

    这是有史以来,

    寒爷吻她吻得最狠的一次,

    比起刚才苗欣主动时的狗刨食,

    寒爷的吻,

    更像吞噬,

    他仿佛一只饿急了的饕餮,

    迫不及待要将苗欣整个拆骨入腹,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苏秦和司机站在路边,

    胆战心惊望着迈巴赫,

    两人脸上都是日.了.狗的表情。

    毕竟是大白天,

    有交警看见迈巴赫突然停在马路边,

    车帘还拉上了,

    车身更是一阵阵不停颠簸,

    过来询问了好几次,

    这种时候,

    苏秦哪敢暴露寒爷的大名?

    又不敢盛气凌人,

    绞尽脑汁才算脱困。

    等交警走了,车终于停下来时,

    苏秦一看时间,

    好家伙,

    整整两个小时,

    司机在一旁笑得脸都快抽筋了,

    见苏秦一脸如丧考妣,

    司机好心地安慰他:“苏助,知道你暗恋寒爷,

    但寒爷取向正常,

    欣欣小姐又那么优秀,

    你没机会的。”

    苏秦:“……”

    我勒个叉叉叉!

    你丫的是不是瞎?

    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子暗恋寒爷了?

    老子品味有这么差吗?

    暗恋寒爷,还不如暗恋家里的鬼獒好吗?

    老子是怕寒爷现在爽了,

    回家以后后悔!

    看着吧,

    肯定要后悔,

    居然在车上就把欣欣小姐办了,

    回头有气没处撒,

    还不是他这个贴身助理倒霉?

    想到这些,

    苏秦赶紧掏出手机,

    在厉家群里发消息:“紧急通告,

    寒爷今天开荤,

    跟欣欣小姐正式圆房,

    那个,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万一一不小心整出个小宝宝,

    还得有人带。

    最重要的是,

    诸位爷都给我做个证,

    这大马路上,

    可不是我帮寒爷选的地点。”

    “大马路”三个字,

    一下子让诡异安静的厉家群炸了锅。

    苏秦看着里面堪称凶残的讨论,

    赶紧退出来,

    顺便在心里帮寒爷点了根蜡。

    还没做好心理建设,

    又听司机咋舌道:“咱寒爷够猛啊!

    都说第一次不太行,

    寒爷第一次就那么有耐力,

    嘿!

    欣欣小姐这一胎,

    肯定是儿子!”

    话音刚落,

    就听迈巴赫“呜”地一声发动了,

    继而,

    在苏秦和司机谁也没反应过来时,“轰”地一脚油门,

    迈巴赫居然开走了。

    而在降下来的驾驶座窗玻璃上,寒爷的左手正伸出来,

    无比欠揍地冲苏秦和司机比了个中指。

    司机:“……”

    苏秦:“……”

    这自己爽够了,直接拍屁股走人的混蛋是谁?

    诅咒他以后生儿子没屁眼儿。

    不行,

    宝宝是无辜的,

    还是诅咒寒爷吧!

    诅咒寒爷以后当了爸爸,得痔疮!

    苗欣在车里听见苏秦和司机的对话,

    尴尬得简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司机确实特别好心,

    下去的时候,专门把窗帘降了下来,

    可是,

    他连车窗玻璃也一起降下来了。

    所以,

    不论是之前交警过来问询,

    还是之后苏秦和司机的对话,

    一字不漏,

    全部钻进了寒爷和苗欣的耳朵。

    当时苗欣跳楼的心都有了,

    可她能解释得清么?

    虽然寒爷没和她玩儿车震,

    但,

    寒爷却结结实实把她摁在后车座上从头到脚吻了个遍。

    真的吻了个遍,

    苗欣又惊又怕又羞愧,

    生怕有人过来敲车门,

    可寒爷却像古代在野外临幸妃嫔的皇帝一样,

    不慌不忙、睥睨天下,

    那种就算天塌下来,朕也要把活儿干完的淡定,

    简直让苗欣佩服得五体投地。

    苗欣终于知道,

    什么才是真正的“亲死你”了。

    寒爷甩掉苏秦和司机之后,

    直接把车开回厉家别墅,

    但他没进院子,

    而是直接绕到了后山,

    等停了车,

    二话不说,

    把苗欣从车里拎出来,扛了就走。

    苗欣都要臊死了。

    这后山虽然是厉家的,

    又是深山老林,

    却有厉家训养的保镖把手,

    下面山脚下,上面小院门里门外,到处都是人。

    她听着一路上保镖们跟寒爷打招呼,

    把脸贴在寒爷背上,

    羞得一个劲儿咽口水。

    好不容易有截山路没人,

    苗欣赶紧哀求:“寒爷,

    您……您能不能把我放下来?”

    “让你再去跟陆子轩偷.情?”

    苗欣:“……”

    “可你这样扛着我,

    很难受。”苗欣哭兮兮。

    “等会儿,

    会更难受。

    还会疼,

    很疼。”

    苗欣:“……”

    这绝对不是有颜色的笑话,

    寒爷开有颜色的冷笑话时,

    只会哄着她说舒服,

    哪有让她往死里疼的?

    这个寒爷是假的。

    “可是寒爷,

    你这样,

    非常消耗体力。”

    “你怕我等会儿干不动?”寒爷冷笑:“放心,

    我的体力,

    绝对能让你晕过去!”

    喵的,

    不行了!

    呜呜呜,

    都是糖糖这个乌鸦嘴,

    说什么成人礼,

    看吧!

    寒爷要兑现了,

    肿么办?

    来到山顶,

    寒爷一脚将院门踹开,

    不等把守的保镖打招呼,

    又阴沉着脸“砰”地一声,反脚将门踹上了。

    苗欣本来就大头朝地被寒爷扛了一路,

    此时人都七荤八素没反应过来,

    就被寒爷丢在了大床上,

    下一秒,

    身上一凉,

    寒爷像是经过特殊训练,

    竟一把抓走了她的衣服,从里到外,

    紧接着,高大健硕的身体,

    重重压了下来……

    【作者有话说】

    和谐期间,只能清炖,那个,小雨不太会写这种情节,宝宝们凑合着看吧!看完后,别忘了手动点一下催更哟!谢谢啦,(* ̄3)(e ̄*)(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