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农门医妃:腹黑将军很会撩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城门外叫嚣
    众人听后,脸上都挂满了尴尬之色,但看向苏晓郡的眼神,都充满了恭敬和尊重。

    堂堂大齐国朝廷,竟然不如一个女子,士兵们在前线拼死拼活,只为保护百姓的安宁,可朝廷却不顾他们的处境,连基本的粮草都断了,还谈什么为国效力?

    申耀凯朝苏晓郡行了一礼,“苏...苏晓郡,方才我话说得太重,您不要介意。”

    苏晓郡摆摆手,“不会,诸位将领都是为了整个福勒县着想,所以申副官不必自责。”

    见所有人面容都舒缓下来,顾墨之轻咳一声,继续道:“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虽然危险重重,但在长远来看,对我们是有利的。也请诸位将领传令下去,让军中所有士兵都知道,我们并不是真的想打败仗,而是养精蓄锐,积攒足够的力量后,对黎缰族展开一轮猛攻。”

    “遵命!”

    将领们拱手领命,军中的主帅已经发话了,即便他们心里忐忑,但也不得不听...

    “顾将军,眼下寒赤尔正在城外叫嚣,咱们该如何应对?”简从文问道。

    “不怕,本将军去会会寒家老狗,你们在城内谨慎一些。”

    顾墨之说着,已经披上铠甲,提起长枪,准备出城迎战...

    “等一下!”

    苏晓郡拦住顾墨之,笑了笑说:“你这幅妆容可不行。”

    顾墨之眨了眨眼,好奇道:“晓郡的意思是...”

    “得给你捯饬一番才行,不然,让寒赤尔看了你满面红光,一副健健康康的样子,肯定会有所怀疑的。”

    将领们听了,都大笑出声,“还是苏小姐想得周到。”

    因为苏晓郡已死的消息,已经在军营内乃至黎缰族那边传得沸沸扬扬,既然神医不在了,那他们体内的蚀骨之毒定会复发...

    所以苏晓郡必须要把顾墨之化妆成一名垂死的病人,让寒赤尔见了,都觉得这人活不成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后,顾墨之亲了亲苏晓郡的额头,“等我回来!”

    “小心一些。”

    “放心吧!”

    福勒县的城门外,是一片极其宽敞的空地,两侧山林繁茂,绿草如茵...

    若是没有战争,这里将会是人间仙境一般的美丽山村。

    可自从黎缰族大军踏上这片土地后,山中的树木遭到大规模的砍伐和焚烧,林中死亡的士兵不计其数,就连很多野兽都中了黎缰族的陷阱和猛毒...

    所以把这些外域蛮狄赶出国门是顾墨之的终极目标,即便朝廷毫无作为,但他既然来到了这片土地,就不会置之不理。

    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砍了那狗皇帝的人头,然后扶持一名爱民如子、贤德睿智的明君登上皇位...

    可纵观朝堂局势,那几个皇子一个比一个失望,萧敬阴鸷诡谲,野心太大,若是让他继位,百姓的处境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甚至更糟糕。

    大皇子萧金不理朝政,所以也不能有所指望。

    三皇子贪恋美色,整日纸醉金迷、贪图安逸,这样的人更不配当皇上...

    寒赤尔率领一万大军来到福勒县城外,黎缰族士兵肩上挎着弓箭,手中握着弯刀,威风凛凛的样子,是城内快要饿死的官兵们无法比拟的。

    这样的战争在所有人看来,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但苏晓郡却有能力改变战争的格局,并让黎缰族付出血的代价...

    纵论古今,两军交战时,只要有一方掌握了精良的武器,再加上合理的布局,几乎可以分分钟碾压敌军。

    寒赤尔骑在马背上,放声大笑,“哈哈哈,顾家小儿,还不快点滚出来,让本将军教教你怎么做人,哈哈...”

    一旁的副官也哂笑道:“寒将军,依末将来看,那个顾将军已经吓破胆了,哪来的勇气跟您正面较量啊!”

    寒赤尔‘嗯’了一声,心情极其畅快,“你说得没错,听说福勒县每天都有人活活饿死,这样的战斗力,拿什么跟本将军斗?还不如趁早出来投降,本将军心情好了,没准儿还能留他们一个全尸...”

    “寒将军所言极是,这群大齐国的官兵实在不知好歹,守着一个破败潦倒的小县城,宁愿饿死,也不出来缴械投降,真是一个比一个愚蠢。”副官一脸得意道。

    这时,福勒县的城门被缓缓打开,顾墨之率领三百多名官兵跑了出来...

    寒赤尔仔细看去,见顾墨之脸色极其惨白,一双眸子也失去了往日的锐利色彩,一看就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模样。

    身后的三百多名官兵也是身形羸瘦,面容憔悴,身上的铠甲破旧不堪,头上像顶着一堆稻草,脏兮兮的很是凌乱...

    这样的士兵怎么可能打赢寒赤尔?

    “哈哈哈,寒将军快看,顾小儿郎只带了三百多人出城迎战,看来他手下的士兵已经快死绝了,哈哈...”副官大笑道。

    寒赤尔愈发得意,“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寒将军,咱们不如现在就冲杀进去,把城内的官兵全部杀光,这样咱们就可以进攻下一处县城了。”副官低声建议道。

    “不必着急。”寒赤尔挑了挑眉,目光落在顾墨之的身上,“待官兵们都奄奄一息之时,咱们再攻破城门,烧光县城的房子,这样岂不是更省事了?”

    副官连连点头,附和道:“还是寒将军眼光长远...”

    顾墨之骑着战马,勒紧缰绳,怒视寒赤尔,“寒家老狗,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寒赤尔闻言,‘啧’了一声,不慌不忙道:“顾家小儿,本将军听说你那小情人儿,从京城千里迢迢过来寻你,可在福勒县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就撒手人寰了...”

    说到这里,寒赤尔喉间发出一连串阴恻恻的笑声,“顾家小儿,你是不是很心疼啊?嗯?”

    顾墨之心里暗骂蠢货,脸上却表现出愤懑的样子,“寒家老狗,你哪来这么多废话,今日本将军就取下你的狗头,来祭奠那些死去的将士们!”

    “哟,瞧把你给能耐的,哈哈哈...”

    寒赤尔放声大笑,他现在一百个肯定,顾墨之这种病恹恹的状态,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杀了他也如探囊取物,没什么难度...

    “顾小儿郎,听闻你那小情人儿医术通天、足智多谋,这样白白死去实在可惜了。”

    说着,寒赤尔骑马向前走了两步,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这样吧,只要你乖乖投降,一心归顺我们黎缰族,本将军就把解药给你。当然了,福勒县的官兵们,也都能保住小命,怎么样?顾将军考虑考虑。”

    顾墨之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变化,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那双坚毅倔强的眸子,敛下所有锐芒,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无奈和感叹。

    这一幕落在寒赤尔的眼中,让他察觉到顾墨之的动摇和犹豫,于是又向前走了几步,劝说道:“顾将军,你们那个狗皇帝昏庸无能,根本不值得让这些人白白送死。

    只要你们归顺于我,本将军保证不伤害任何人,你做为他们的主帅,难道想眼睁睁的看着官兵们被杀死饿死吗?”

    顾墨之没有言语,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寒赤尔所言很有道理...

    但他就算是战死,也不会倒戈和叛变,这不是为了朝廷着想,而是要为福勒县四万多名官兵负责。

    这里一旦失守,灾难就会降临在百姓头上,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