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 > 章节目录 第104章剑过留痕不流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纯儿,你不要害怕,先把玉佛收起来,待我回宫试探一下皇祖母,既然皇祖母没有对你不利的动向,想必应该知道的不多!”天铭羽知道事情重大,也不敢妄下结论,但是无论如何,纯儿都是无辜的,自己就算倾尽所有,也要保护好纯儿和林家。

    天铭羽心中仿佛压上了一块了大石,时刻警醒着自己,要快速行动,争取早日将京中之事完善,放下一切,回到清溪镇,陪在纯儿身边。

    林纯不知道天铭羽内心的波涛汹涌,只是担心自己的真是身份曝光,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乱事。

    翌日清晨,林家山林中弥漫着冬季的寒冷肃杀之气,林纯一早起来,下楼来到花园里,不断地打着寒颤。

    流璋和流风一早被天铭颢叫走,说是要今日进深山打猎。

    天铭羽和林纯商量好的,要上山看日出,故就没去。

    天还没有彻底大亮,安婆子给林纯裹上厚重的棉袄,用牛皮水囊装上白开水,还准备了干粮,让两人带上。

    冬季的山间小道上,透着凉意,树木扶疏,有的叶子都掉光了,光秃秃的,看不出一丝美感。

    一个身材修长,衣着飘逸,眸带宠意的笑面男子正牵着一个状似幼熊,笨拙而又缓慢的女子,一步步的往山上走。

    “羽,你穿那么少,不冷吗?”林纯一手被天铭羽紧握在掌心中,一手缩在袖子里,整个身子被厚厚的棉衣包裹着,行动有些困难。

    “我有内力,不冷,你呢?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天铭羽看着林纯腿都快迈不开的样子,有点可爱,又有点好笑。

    看着林纯被安婆子包裹的严实,就露两个明亮的大眼睛在外面,心里的爱意泛滥着,眉眼间尽是两人相约的喜悦。

    “我不累,就是穿得太多了,有点累赘,要是我也有内里就好了……”林纯羡慕的语调叫天铭羽无奈。

    “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吧,天色还早,喝点水,吃点东西。”天铭羽从自己背着的小包袱里拿出一块棉布,找了一块落叶较厚的地方,铺好。

    林纯跟着后面,裹着棉衣,坐了上去。

    “来,喝点水,还热着呢,小心烫。”扒开塞子,牛皮囊袋口冒出一股热气,林纯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露出红扑扑的笑脸,冲着天铭羽笑着,一手接过,送到嘴边,小心的喝着。

    “羽,你也喝点,暖和暖和!”

    “好,快把手收到袖子里,别冻着了!”天铭羽一手接过水囊,一手整理着林纯长长的棉衣袖子,看到林纯的小手被保护的很好,才坐下来,喝着水。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出发。

    天铭羽看着林纯裹的跟个小熊一般,将棉布和水囊等东西收拾好后,把包袱挂在自己脖子上,蹲到林纯面前。

    “纯儿,来,上来,我背你!”

    “羽……”

    “快上来!”天铭羽不容拒绝的话语让林纯一惊,不由自主的趴到天铭羽宽阔的脊背上,双手自然的搂着天铭羽的脖子。

    “小家伙,你穿的真多,我胳膊都不够长了!”

    “额……羽,要不你还是放我下来吧!这离山顶还远着呢,我再走一截,走热了,脱了外面的大棉衣,你再背我可好?”

    天铭羽双手背后,将林纯身上的大袄裹紧,轻松一跃,直接运起轻功,往山顶山掠去。

    呼呼的寒风顺着天铭羽的耳边,朝林纯迎面扑来,林纯打了一个喷嚏,忙将小脑袋躲到天铭羽背后。

    一路呼啸而过,或点或踩,片刻功夫,两人便到了山顶。

    林纯紧紧的抱着天铭羽,将笑脸贴在天铭羽滚热的后背上,丝毫不觉得寒冷。

    “纯儿,到了,我先蹲下身子,你小心些,免得腿麻。”尽管只有片刻的时间,可是天铭羽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头热浪翻滚,尤其是觉察到林纯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越发的让天铭羽内心火热。

    “羽,你累不累,我本来就胖,又穿的多……”

    天铭羽转过身子,将林纯拥到怀里,“傻丫头,你身上穿的衣服比你整个小人儿还要重,还说自己胖,好了,你先站一会儿,我把地上打扫一下,一会儿咱们坐下看。”

    “好。”林纯被天铭羽抱到一边,看着天铭羽将树林里的干燥的落叶抱过来,铺到山顶裸露的岩石上,厚厚的一层,再将棉布拿出来,细心地铺好。

    “来,纯儿,可以坐下了!”

    “羽,你真好!”

    林纯眯着大眼睛,眉毛上沾着水汽,雾眼朦胧,看上去好不可爱!

    “纯儿,因为你在!”

    短短的四个字,让林纯心间甜如蜜糖。

    太阳公公还未起床,天际的远方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山下,天铭颢带着流璋,流风和安武,四人正背上工具,准备出发。

    大头和小山向余先生告假,也要随行。

    “先生,你就让我们去吧,有流璋哥哥在,我俩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啊,先生,求你了!”

    两个小家伙,初生牛犊不怕虎,揪着余心乐的衣摆,非要跟着。

    林纯不在,裴老爷子和裴逸轩,沈茹嫣还未起床,余心乐实在是拗不过,只好嘱咐流璋和安武,务必注意安全,结果安柱看的着急,只好也跟着去了。

    也正因为林纯,天铭羽,天铭颢等主持大局的人不在,林家差点遭遇大难。

    山顶上,寒风凛冽,天铭羽抱着林纯,两人相互依偎,目光看向遥远的天边。

    “羽,谢谢你,暗卫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林纯把脑袋往天铭羽的胸膛靠了靠。

    天铭羽环臂,将林纯身上的棉衣紧裹,语气溺爱的道:“以后不许和我说谢,只要你乖乖的,一切有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只要将想法告诉我,但凡你不能出面的,我都会解决!”

    “嗯,我知道了,羽,有了你,我都变懒了,脑袋也晕乎了,你这样宠着我,好吗?”林纯抬眼,只看到天铭羽光洁的下巴,林纯一度很奇怪,为什么天铭羽没有胡子。

    “不会,你这么聪慧,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我相信你!”远处的天际已经开始泛红,不一会儿,东方的天空中就逐渐明亮,朝阳升起前的霞光布满苍穹,光芒炫目。

    太阳公公一点点的超出地平线,出现在林纯眼中,宛如一个巨大的红心圆盘,不断地升高。

    “羽,今天又是个好天,你看着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真舒服!”

    “嗯,今天晚上,颢要设宴,希望他们到深山里有个好的收获,晚上我亲自给你烤肉吃。”天铭羽的大掌包裹着林纯的小手,将热量源源不断的传递给林纯。

    “好啊,上次说来山顶烧烤,就没有实现,今晚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食言了!”林纯翘着小嘴唇,红艳艳的,脸上带着孩子气,撒娇着求承诺。

    天铭羽失笑,抱着林纯的双臂,情不自禁的紧了紧,身上的热量也在不断上升。

    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林家山林里没有冬眠的花草鸟雀开始苏醒。

    天铭颢一行人穿过后山果林,直接绕道林家围墙与深山相接的地方,安武掏出钥匙,将围墙上的暗门打开,一行人往深山而去。

    越往深走,树木越繁茂,很多不知名不知年纪的大树伸出无数的树杈枝蔓,将天空遮挡,深林里雾蒙蒙的,光线很暗,考虑到大头和小山,一行人前行的不是很快。

    直到阳光透过树杈,洒下一缕缕的光芒,将深林照亮,大家的步伐才快了些。

    清溪镇,一处废弃的田庄里,几十个黑衣人蓄势待发。

    “嗖!”一个黑衣人飞进田庄,单膝跪地,冲着众黑衣人最前面的首领,道:“大人,林家附近遍布暗卫,属下根本无法靠近。”

    “能进入林家的一般都有什么人?”嘶哑的声音从蒙面黑衣人首领的口中传出,一听就不像是真声。

    “最近进入林家的人基本没有,不过给林家送鸡蛋的百姓,都可以进入。”

    黑衣人首领挥了挥手,跪地的黑衣人闪身,融入众黑衣之中。

    “大人,怎么办?咱们进不去,就抓不到林家重要的人,那将军交代的任务……”黑衣人首领右手边,一个眼角长着一颗黑痣的黑衣人,低头说道。

    “既然林家我们进不去,那就想办法把林家的人逼出来!”黑衣人首领往前迈了一步,看了看天色,此时正是凌晨,林家的人应该都在睡梦中,黑衣人首领阴鸷的目光看向废弃墙角的稻草堆。

    “大人的意思是?!”

    “大家分成两队,一队将这些稻草扎成团,一队换了衣服,到镇上的粮油铺子里买油,酒楼里买酒,越多越好。”

    “是!”

    众黑衣人忙碌起来,只有那个黑痣黑衣人和黑衣人首领站在原地,没有行动,只是两人的眉眼间均染上几分恶毒的笑意。

    林纯和天铭羽看完了日出,腻歪了一会儿,准备下山,毕竟今天晚上,家中全体成员聚会,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

    “羽,真想以后的每一天,你都能陪我上山顶看日出。”林纯牵着天铭羽温热的大手,向往的话语让天铭羽既高兴又酸涩。

    “纯儿,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发誓!”

    林纯莞尔一笑,眉眼弯弯,尽显恋爱中的少女风情,天铭羽看着,心间一阵发热。

    “我相信你!”

    两人手拉手,漫着步下山,或相互对视,或各陷沉思,或彼此偷看,或追逐打闹。

    爱情的升温,让林间的草木也变得精神起来,太阳公公散发出的日光也越发的温暖。

    “纯儿,饿不饿,要不吃点东西?”天铭羽看着远处的楼顶,想要和林纯单独多待一会儿。

    林纯心里也正有此意,第一次单独约会,总想着时间过得慢一些,“好!”

    还是天铭羽整理休息的地方,将包袱里的点心拿出来,安婆子很细心,点心都用小瓦罐装着,瓦罐的最低层铺上一层热碳,上面放上一块铁片,再将点心包裹好,放进去,瓦罐外面用厚棉布做成的套子包起来,既可以保暖,也不觉得烫,方便携带。

    山下,黑衣人带着东西往林家飞奔而来,暗卫一收到消息,立刻寻找安武安柱和流风等人,因为林家的暗卫平时都归这几人管理。

    找了一圈,结果一个人没找到,暗卫急得团团转,往门房飞去,安和刚送走天铭颢等人,回到山下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安和,有黑衣人来袭!”暗卫飞速而来,一句话让安和全身的气势爆发。

    安和迅速出了门房,跃上林间的大树,往林家围墙外看去。

    天色还未大亮,只是小姐和羽世子,太子和安柱等人都已经离开,安和不敢大意,心里快速地想着办法。

    渐渐靠近林家围墙外的黑衣人似乎根本不在乎林家暗卫的发现,个个带着杀气,目光聚集在林家的山林。

    “你去通知流术和安竹,安木,安风,让大家快速起床,做好迎战准备!”安和一看黑衣来者不善,很明显带着杀气而来,安和大惊。

    林家全体动员,丫鬟婆子和小厮都躲到通风的地窖里,裴老爷子等不会武功的主子都拖到地下室中。

    余心乐带着学生们快速进入学堂的暗道里,并让大家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出声,也不许出来,除非他亲自开门!

    安竹,安木,安风等人安顿好家中妻儿,流术和余琴将余婉婷送进地下室,几人快速的和安和汇合。

    林家的楼房均是由林纯亲自设计,因为害怕山林着火,这逃生的后路自然是无比重要,故在盖楼房时,每个楼房下面都设置了地下室,地下室与楼房一层的卧室相连,一旦发生火灾,住在一层卧室里的丫鬟婆子定会第一时间发现。

    只要进了地下室,大理石的地板暗门一关,根本不会有任何危险,每个楼房的地下室都有通风口和贮物柜,既不会饿到藏身的人,也不会让人窒息。

    “安和,情况如何?”流术奔跑而来,满头大汗,在这严寒的冬季,流汗至此,可见是多么紧张和着急。

    “家里的人是否都安顿好了?”安和看向飞驰而来的其他人,强迫自己冷静,看似沉着,可握紧树杈的手却在不断地收紧。

    众人点头,安和心里微松。

    “安和,黑衣人大概有五十人左右,个个带着草团和油壶酒壶,身上背着长弓,腰间挂着箭羽!”暗卫探查到最新的消息,此时天色已经快要亮了,黑衣人也到了三岔口附近。

    “难道他们要放火烧山?!”

    “看样子是不错,安竹,安木,安风,你们带领一队暗卫迅速上山,将所有的排水管道和喷水闸门打开,流术,你去后院的花园里守着,听到我的喊叫声,立刻将水源的闸门放开!”

    四人听了安和的命令,立刻行动,自从林家有了水源,除了当初修建的浇灌之用的水道外,后来还修建了许多浇灌花草树木的“喷管”,都是用竹子打通竹节做成,后山的果树都是如此浇灌。

    如今自然也是救火的好措施,安和带着几个暗卫,紧盯着到了三岔口的一众黑衣人,大家都是神经紧绷,严肃以待,做好战斗准备。

    “大家分散开,分别围到林家围墙外的各个大树上,信号弹一响,立刻在草团上浇上油或酒,射进林家山林!”黑衣人首领一声令下,黑衣人纷纷散开。

    安和一见,立刻做出应对的策略,“让每个暗卫分别盯紧一个黑衣人,能杀则杀,不能杀就在第一时间将草团扑灭,决不能让山林里的任何一处燃起火焰!”

    “是!”负责传话的暗卫迅速安排,大家快速调整,跟随着黑衣人的动向,开始行动。

    黑衣人首领带着黑痣黑衣人,飞上林家大门对面街道边的一颗大树上,目光看向林家山林。

    安和立刻隐蔽,以免被黑衣人发现。

    “大人,林家的暗卫已经发现我们,但是除了暗卫,没见到任何一个林家的人!”传话的黑衣人飞身上了黑衣人首领的那棵大树,禀告着林家的情况。

    “放信号弹,立刻行动,你去传话,一旦见到林家的主子,不论老少,能抓就抓,不能抓的就地……”黑衣人首领看了传话的黑衣人一眼,传话的黑衣人点头,飞身离开大树。

    “大人,将军说了,必须抓到平安郡主和天阳国的太子妃娘娘,咱们是不是有点……”黑痣黑衣人质疑道。

    黑衣人首领眉头一皱,“如今天铭颢和天铭羽都在林家,他们都是高手,咱们只有趁乱,抓一个是一个,到时候有了筹码,还能交换人质!”

    “大人英明!”黑痣黑衣人满眼的奉承之意,让黑衣人首领相当满意。

    东方天际已明,黑衣人首领抬头看了一眼渐渐升起的朝阳,心里的得意和喜悦也在不断上升。

    林家的暗卫和黑衣人开始了大战,黑衣人在数量上明显超过了暗卫。

    安竹和安木,安风三人陆续赶到,和正在于黑衣人打斗的暗卫交换了眼神,大家彼此会意,立刻调整战略,两两合作,一个击杀,一个灭火。

    安和一直注意着黑衣人首领的动作,丝毫不敢放松。

    贞心楼,沈莹护着优璇和林强,藏在地下室里,心里很紧张。

    林强是在睡梦中被暗卫抱到贞心楼,交给沈莹的,醒来后,林强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很是迷茫,但是在看到了沈莹和优璇,脸上绽放出笑意,尤其是在看到还在安睡的优璇,嘴角上扬,丝毫不觉得害怕。

    其他躲在地窖和地下室的人,也都非常紧张,虽然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忍不住恐惧。

    安风击杀了三个黑衣人之后,迅速往安和这边奔来,“安和,情况有些不妙,沾了油和酒的草团很难扑灭,喷管和水道里的水都流量太小!”

    “快上山,流术估计不知道打开水源的总闸门的技巧,你快去帮忙!小心!”安和话音一落,安风转身飞快的往山上掠去。

    果然,花园里,流术打开了围砌着水源的大理石板,也拔掉了木塞,可是水还是流的很慢很少,流术不知道,再最下面,还有一层闸门!

    流术拔掉的只是浇灌时,单单流入浇灌水道的分闸门,而通向林家山林各处的总闸门却没有打开。

    安风的出现,让流术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当然,安风本来就是来救命的!

    总闸门一开,水流哗哗的顺着水道,往山下流淌,速度堪比瀑布。

    “流术,你先回去保护太子妃!”安风留下一句话,立刻下山。

    林家山下的围墙里外,正上演着惊心动魄的大战。

    随着水流流量的变大,林家山林各处的水道立刻被灌满,暗卫们遇到黑衣人射进林家山林的火草团,立刻上前,一剑将草团刺穿,扔进水道里,被水流冲灭。

    天色大亮,黑衣人和暗卫还在你射我灭的拉锯战中,由于黑衣人人数多,射箭快,有的甚至一箭射两三个火草团,暗卫根本抽不出人手上前击杀,除了安竹两败俱伤,杀了三个黑衣人以外,其余的暗卫都在忙着灭火草团。

    天铭羽和林纯携手往山下走,快到山腰的时候,突然看到山下靠东边的山林里浓烟滚滚,两人暗道不好。

    “羽,出事了,快下山!”

    天铭羽一把抱起林纯,运起轻功,飞快的往山腰疾驰。

    初心楼,施夫人带着小星星和二妞躲在地下室,林纯到了几人的房间没有寻到人,就知道事情严重。

    “羽,先下山!”

    到了山下,安和也加入了战斗,暗卫一边灭火,一边预防黑衣人,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大家看到天铭羽和林纯出现,仿佛有了主心骨。

    林纯一看到黑衣人,一颗就想到自己被抓的那一次,心里大惊,紧紧的握着天铭羽的手。

    “纯儿,不要害怕,有我在!”

    天铭羽护着林纯,目光冰冷,看向围墙外大树上的黑衣人,身上的杀意一触即发,立刻向四周弥漫。

    “安竹,安和,保护纯儿!”安竹和安和听到天铭羽的命令,立刻转身奔到林纯身边。

    “纯儿,闭眼,不要看!”

    林纯乖乖点头,被安竹和安和一左一右守护着,双手紧握,闭上了双眼。

    天铭羽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支竹筒一样的东西,朝着天空,一拉底部的引线,一道七彩斑斓的火花直冲天际。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一群包裹着黑纱之中的死士从天降临。

    衣袖一挥,天铭羽抽出腰间泛着冷光的软剑,化为一道流星,朝着围墙外的黑衣人杀去。

    所到之处,血光喷洒,黑衣人一个接一个倒下,传信的黑衣人正要逃走,天铭羽注意到,一个旋身,剑花一闪,只见传信的黑衣人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脖颈间一道剑痕,不见丝毫鲜血。

    不到片刻,所有的黑衣人被杀之殆尽,死士和暗卫一边救火,一边处理着黑衣人的尸体。

    “安风,你去一趟林家村村口,免得乡亲们看到浓烟,前来受到惊吓!”

    天铭羽看着冲天的浓烟,眉头紧蹙,立刻吩咐安风离开。

    安和想到门外大树上的两个黑衣人,立刻上前将安风拦下,“羽世子,门外对面的大树上还有两个黑衣人,应该是这群黑衣人的首领!”

    林纯听到安和说话,正准备睁开眼睛,天铭羽撇到地上的尸体和血迹,立刻飞身过来,将林纯抱到怀里,阻止林纯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纯儿,不要看,我去去就来!”

    喜欢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请大家收藏:奋斗小农女逍遥山林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wodexs.com)